头条

《另一半美国史》:告诉你一个不同的美国

原标题:告诉你一个不同的美国——《另一半美国史》评介

美国这个国家,是由英国在北美的13个殖民地发展起来的。自1776年独立,在短短200多年内,由小变大,由弱变强,进而成为“世界警察”“全球霸主”。然而,同一时期内,全球每两个国家中就有一个政权被推翻。基于这样的事实,看起来并不复杂的问题便提了出来:能在风云翻滚的历史浪潮里延续下来,并成为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的美国,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呢?

回答这样的问题,许多人往往从“好”与“坏”中取一个。可是,这样的取舍往往会使人陷入矛盾之中,因为也可以列举很多例子来驳倒自己的选择。之所以陷入这样的尴尬中,主要在于思维方式出了问题,要么把美国说得特别好,甚至连其罪恶也镶金戴玉,要么与之相反。这种“非白即黑”“一叶障目,不见树林”的思维方式,无论对于历史,还是对于读者,都是不负责任的。

李守民撰写的《另一半美国史:美利坚的道义黑债与救赎》(解放军出版社2015年1月出版)就跳出了这种窠臼,呈现了一个不同的却是真实的美国。

作者通过研究美国历史后发现,美国的历史与现实的美国一样,是复杂的、多面的。一方面与民主、文明、务实、创新、拼搏、开放、强大等紧密相连,另一方面侵略、扩张、掠夺、战争、屠杀、暴力、虚伪、强权等如影随形。归结起来,可以说美国有两部历史,一部是进步史,一部是罪恶史。

窥一斑而见全豹,见一落叶而知秋。毋庸置疑,美国在制造罪恶的同时,也创造着辉煌。对于辉煌,否定或视而不见不是客观的态度;对于罪恶,回避或者视而不见也不是客观的态度。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是完美的,美国更是不能例外。无论是“有人爱之、向往之”,还是“有人憎之、仇恨之”,都可以理解。

本书正是从美国的另一半历史——罪恶史中发现它的道义债务,并按照时间和逻辑的顺序穿插展开述评。作者站在历史研究者的高度,用杂文化和通俗化的语言,夹叙夹议和述评结合的手法,通过大量的事实和铁证,真实客观地展示了美国极端利己的一面及其所欠下的道义债务,即以“天定命运”借口,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置其他民族和国家的利益于不顾,对于争端,不是通过平等协商而是通过威慑、暴力甚至战争来解决,最后达到征服目的。

毋庸置疑,美国是当今世界的“大哥大”,是很多世界规则的制定者,在世界舞台上有着不可动摇的话语权,因为它有雄厚的经济基础、领先的科学技术、强大的军事力量,它的文化软实力同样“给力”。正因为“硬件”很硬,“软件”不软,美国人自诩为世界“一等公民”,在世人面前高傲冷酷、自命不凡。

强权与征服是美国的国家个性。这一概括,是从美国的历史以及美国国内外的批评者们的评述中提炼出来,并主要通过战争的形式来实现的。本书的叙述,展示了美国的“任性”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就像一只盘旋在天空中的猎鹰,时刻都在寻找着猎物,一旦时机成熟,便会果断地出击猎杀。

从本书可以看出,美国笃信“天定命运”。早年,在拉美为了建立自己的后院,不惜代价赶走宗主国,操起家伙对西方列强说,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二战后美国利用苏联的威胁把欧洲绑架起来,然后用北约的枪口对华约说,欧洲是美国的欧洲;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华约不复存在,美国在天空中挥动着拳头,它的航母编队在各大洋任意横行,似乎向世界宣告,地球是美国人的地球。

纵观美国历史,美国的战略是建立在利己主义和实用主义基础之上的。从早期的孤立主义、新干预主义,到杜鲁门主义和霸权主义等等,每个阶段的发展都连着战争和背叛。早期,他们设立了“感恩节”,以此来感谢上帝和印第安人对欧洲移民的帮助,然而后来美国白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认为印第安人“碍手碍脚”“有点多余”,便大开杀戒,几乎把印第安人赶尽杀绝;为了对付德国法西斯,与苏联结盟,可是战争刚胜利便拉开了“黑幕”,在明争暗斗中发起了一场场代理人之间的战争;为了对付亲苏的阿富汗政权,扶持和武装了本 拉登基地组织,后来反目成仇,遂借“9 11”事件,在全球发起了反恐战争,直至消灭了本 拉登;两伊战争时,为了自己的利益,让伊拉克与伊朗相抗衡,随即把伊拉克从“黑名单”上抹去,接着又进行军事援助和经济援助,后来因为科威特和大规模杀伤武器问题,对伊拉克发起了两场战争,终于把萨达姆送上绞刑架。美国为什么说“变脸就变脸”?为什么认为它横竖都有理?它依据的标准和规则是什么?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标准和规则,如果有,那就是美国的利益至高无上、不容置疑和侵犯。

美国一路走来,每一步都没有离开暴力。这种暴力不仅体现在战争中,也体现在种族歧视、枪支泛滥、野蛮执法、武器出口中,还体现在制造移花接木、颠倒黑白、怀疑一切的“麦卡锡主义”之中,以及斯诺登披露的无处不在、神秘莫测的“棱镜计划”之中。2014年下半年,美国发生了弗格森白人警察枪杀黑人青年、纽约白人警察“锁喉”致黑人男子死亡的事件,由此在美国多地引发抗议示威,并演变成大范围骚乱,美国政府不得不动用国民警卫队。对此,有美国人表示,“这是一个被种族歧视撕裂的社会”,“这个社会出了问题,很丑恶”。

除了本书介绍的实体战争外,美国还在制造新的恐怖和新的麻烦。没有对手,寻找对手;有了对手,遏制甚至消灭对手,唯恐天下不从。否则,动辄给戴上“麻烦制造者”或“恐怖主义支持者”等帽子,挥舞大棒,拔刀相向。随着时代的发展,美国不失时机地发起了金融战争、资源战争、粮食战争以及文化战、网络战。这些战争看不见,摸不着,然而遍地是血,依然惨烈,美国的道义债务在新时期新技术和经济全球化的条件下有了新的血的积累。

本书在写法上,不是先入为主,而是以客观公正的态度,用历史和事实来说话,论从史出,没虚构和夸大,史料可靠,脉络清晰,述评结合,观点中肯。本书在表述上,文笔流畅,语言活泼,不枯燥,不教条,可读性强。

曾有人说过:如果爱一个人,就把他送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可以尽情地享受;如果恨一个人,也可以把他送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可以体验贫民窟的悲凉。套用此话,可以说:如果喜欢美国,不妨看看此书,里面可能有你不知道的;如果厌恶美国,也不妨看看此书,里面可能有你想知道的。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