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房宁:李光耀称得上是“亚洲英雄”

新加坡在我的印象里大约只有北京五环路内那样大小,但这个地处东南亚一隅,地域狭小、民族混居、资源匮乏的城市国家,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奋斗、苦心经营,终于成为经济繁荣发达、社会井然有序、民族关系融洽的明星国家。新加坡不仅以自己的成功惠及本国人民,更为世界瞩目。新加坡的政治制度与经济社会治理方式,对包括中国在内的诸多亚洲国家产生了潜移默化的深远影响,被人们认为是一种后发国家在全球化时代实现工业化、现代化的制度模式。

谈到新加坡,谈到新加坡模式,人们会自然地联想到李光耀。李光耀是新加坡最重要的领导者、领路人,这一点几乎是没有争议的。李光耀的名字与新加坡,与新加坡社会发展模式,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今天李光耀先生走完了他91年长长的人生路,也再一次吸引世界目光聚焦新加坡。

在当今一般人的眼里,李光耀是一位极其成功的政治家,在新加坡他拥有崇高的威望,在国外他有着远远超越新加坡国力可以赋予其领导人的巨大国际影响力。其实,李光耀和新加坡成长于艰难困苦之中,50年前,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把新加坡人民团结凝聚起来,逐步使新加坡摆脱了贫困、混乱、萎靡,跻身于亚洲“四小龙”,成为发展楷模。

独立之初的新加坡形同弃儿,外有地区大国的冷漠和压力,内无资源、基础薄弱,精神文化上迷茫困顿,生存与发展的压力考验着新加坡。选择什么样的生存发展道路是当年新加坡要回答的首要问题。年轻的李光耀在困苦面前没有畏惧,在当年风靡世界的各种模式、制度面前没有盲从,他和同伴们从实际出发,积极探索适应新加坡的生存发展之道。从后来的新加坡模式展现出的特点和效果看,新加坡模式重要特质在于两个方面:一是,保障人民的经济社会权利,扩大社会自由;二是,集中国家权力,实现战略性发展。保障人民权利、扩大社会自由,给了新加坡人民以巨大的激励,调动了人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给予社会发展以强大的内在动力。而集中国家权力,一方面保持了社会的稳定,另一方面,提高了发展的集约性,提高了建设的效率。

新加坡模式在当年既不同于苏联模式,也不同于被西方世界奉为圭臬的自由民主体制。这样的体制自然受到来自不同方面的质疑和非难,西方学术界称其为威权体制,批评其不民主,限制自由。但是,就是这样的体制改变了新加坡的命运,为新加坡社会带来了繁荣和进步,给新加坡人民带来了福祉。面对事实,西方舆论也逐步收起了原有的轻蔑和傲慢。李光耀本人也在世界范围得到了广泛的尊重。以其幅员、人口和自然资源都极其有限的弹丸之地,创造出发展神话和独特体制,李光耀在当代世界独一无二。他不仅是新加坡人民的领袖,也是亚洲的英雄,因为他所摸索出的体制启示和影响诸多发展中国家。

新加坡模式的历史意义在于,它找到了一套适合在全球化深刻影响世界经济发展的时代,在由西方大国主导的世界经济政治秩序下,后发国家如何既能调动社会内在动力与活力实现发展,又能避免社会因发展而引发的矛盾与冲突,维持社会基本秩序,这是个时代性的难题。新加坡模式不是万能的,也不是完美无缺的,更不会永恒不变。但新加坡模式成功回答了时代的难题,以一条前所未有的特殊道路实现了国家的工业化、现代化。这条道路具有一定的普遍意义,类似体制在不同国家,特别是在一些亚洲国家获得成功。新加坡模式因此跻身于世界政治与社会发展的经验体系,李光耀也因此而名垂青史。▲(作者是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