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我家曾住皇城根

这几天为连队知青聚会的事宜,频繁到位于东皇城根的荒友家,那里和静谧的皇城根遗址公园近在咫尺。已是初冬的北京,秋光的曼影正在缓缓地退去,南河沿大街车水马龙依旧,可遗址公园的树丛旁却少了秋日的喧嚣。泛黄的叶片飘然而下,也许明天落下的会更多,只有傲霜的紫李还无所畏惧地站在枝头,悉数着古老的京都四合院的细微末节。

既然已到此,何不作一游,我漫步在遗址公园的小径里。

放眼望去,秋日里风韵最瑰丽的当属银杏,在经历了初春的暖风,烈夏的暴雨,高秋的爽日后,等待它的是大地坚实而朴素的怀抱。这一点很象我们知青,在与共和国风雨同舟几十载后,共和国的身形更加伟岸、强健,而我们却衰老了……我的耳边,游动着外国名曲的旋律:晚风中的红蜻蜓,是否就是童年的那一只?遥想当年,我家也曾住在附近,就是今天的东华门幼儿园南侧一带。只是那时还没有修建遗址公园,从大清年间就矗立于此的街道、房屋历经百年沧桑,已陈旧不堪。听院子里的长辈们讲,皇城根大街实际是在当年的御河上面修建起来的,1955年实施城市改造,御河由明河改成暗沟。2002年为了恢复古都风貌,皇城根大街西侧的建筑物逐渐拆除,辟建了东皇城根城墙遗址公园,就是现在脚下这片幽幽的所在。记得当年院子里曾经有几棵观赏树,西府海棠、银杏。春天一到,娇艳的海棠花儿怒放,更胜桃花一筹。只是后来由于管理不善,逐渐枯萎,失去了雍容的美景。但银杏忒皮实,独立撑起了小院的蓝天。每年的秋天,金风起,银杏黄,满眼都是丰收的景象。千年古都北京有很多观赏银杏的佳处,比如古刹潭柘寺、戒台寺,如果仅仅为了观赏银杏,我是不会去的,因为院子里就有,何必舍近求远呢?那时,女儿还小,每次从东华门幼儿园绘画班归来,手里举着充满稚气的画稿,小脸蛋儿冻得如三月的桃花。后来跨区上小学,说是跨区其实并不远,也就从东华门到西华门而已。她每天上、下学的路径——东华门、午门、西华门竟是当年的宫闱禁地,百年沉重的中国近代史脚步何其匆匆!她在这个小院里度过自己欢乐的童年。如今女儿已长大放飞南大洋彼岸,不知她是否还记得儿时的呢喃,儿时的笑语,儿时的春水涟涟。遐想间,一片鹅黄的银杏叶飘飘而落,我连忙拾起它,品味、忖度:如花美叶,似水流年……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