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走出去的中国,将在摩擦中和平崛起

国与国之间,就像是邻里一样,摩擦是一种常态。在“一带一路”的战略中,中国将遇到哪些问题?又将如何解决?这里就涉及到“一带一路”的思路。

 

此文为郑永年在新华网国际思客会“中新建交二十五周年:经济合作与机遇展望”论坛上的圆桌对话和现场问答。

走出去,依赖的是资本与需求

中国的崛起已经成为正在发生的现实,“韬光养晦”在未来已难以为继,在这种情况下,通过“丝绸之路”走出去已成为必然。就像马克思所说的,资本会走到会赚钱的地方。未来,中国的资本流动会非常快,走出去的资本会超过引进的外资,这种资本的流动是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中国能走出去,还需要在相应的国家存在客观需求。“一带一路”战略中,除了新加坡几个少数国家是发达国家,其它的国家是非常需要资本来发展经济的。这种需求,就像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对西方国家的资本的需求一样。而且在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中,也需要中国的帮助。这些就是“一带一路”所囊括的国家的客观需求。纵观世界,还有哪些国家可以像中国这么做?美国、日本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他们已经没有能力来做这件事。印度还早,二十年后说不定可以谈这个问题。所以,中国是唯一有能力来做这件事的国家。

摩擦中的和平崛起

中国与东盟或者其他国家的摩擦,从世界历史上大国崛起的角度来说,是可以理解的。没有哪一个大国地位是人家送给你的,都是打拼出来的,成功的像英国、美国;也有失败案例,像德国、日本。因此,在崛起的过程中,中国的外交将在今后十年十五年内面临非常困难的境地。

对于中国的崛起,一方面,中国尚未有可以影响国际的力量,去协同周边国家进行调整。15年是个持久战,也是一个互相调试的过程。但是只要处理好、管控好,就没有问题。有些主权问题,没有人会退让,但只要协调好,去管控解决就好。另一方面,我有信心。中国的崛起不同于其它国家。中国几千年历史,都是和平发展。回到以前朝贡体系,我觉得不管是西方人还是中国自己,对朝贡体系的评价都不公平。朝贡体系实际上是一个贸易体系。虽然你要叩头,但是叩头就有了贸易。叩头,在当时是无可厚非的,是礼仪,这与西方的拥抱、亲吻并无二致,我们被西方妖魔化了。朝贡体系是成本非常低的贸易体系,是单向的开放。我看到今天的中国与周边国家的贸易关系,是一种新版本的自由贸易体系。今后十五年,中国只要改变了帮助其他国家的方式,使资本走出去,十五年以后,就大不一样。

文化走出去,更多靠民间

近代以来,西方国家的成功不是推行文化的成功,反而是很糟糕的失败,所说的文明冲突可以去中东看看。实际上文化,包括东亚文化要走出去,就像一个个人史,是民间组织的事情而非政府的事情。早期东南亚文化进入中国并非靠政府而是靠一些民间组织。西方民主政治和自由是靠着一种思想传播开来,是个人社会的成本。美国社会向各个国家推行自己的民主自由,实际上是亏本失败的。

文化走出去和政府其实没有什么关系,我不赞同像美国这样把文化等同于意识形态的过程,西方近代的成功我觉得不算文化的成功,而是资本、帝国主义共同作用的结果。但是文化确实需要交流,我提倡的是像华侨团体这类的交流方式,这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而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政府完全可以通过商人、民间机构这种方式使文化走出去,这会更有效。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