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龚亚伟:微博传教现象的启示与对策

作为一个影视演员,还是一个有着光鲜正面形象的影视演员,孙海英之所以能够火上那么一把,其中的缘由人所共知,这就是由于人们对正义的理解,这就是为之奋斗、为之流血而换来的、并仍将为之奋斗的共同价值观,不能容忍那些打着宗教的名义,为实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人对其肆意的诋毁。社会主义这个有着名副其实外来血统的政治信仰,这个最伟大的、有无数先烈用头颅换来的民族复兴希望,不仅曾经是、并且永远是中华民族共同的价值追求。不可否认,在网络这个公开的平台上,在这个完全群众化的语言环境里,在这场鲜明对立的争论中,异样的声音也总是充斥其中,那些顾左右而言他,指责网民拿基督教说事儿也大有人在,似乎我泱泱中华竟容不得外来文化的生存,似乎基督教就成为了洪水猛兽,就连孙海英自己不就是这样为自己辩解的吗?他在自己的微博中就辩称道“马克思也是基督徒”。然而,任何见不得阳光的说词和诡辩终究是徒劳,中国虽有绵延不绝的五千年优秀传统文化,但据说基督教徒也有一亿之众,开放的世界、开放的中国,文化的多样性不容回避,更何况中华文化的包容性举世公认。

现在,这一切争论似乎已经过去,但透过这场网上的争论,难道我们就不该去认真的联想点什么吗?或者我们的政治宣传部门、文化教育部门,宗教管理部门,难道不应该从根本上去想要做点什么吗,离开这个公共平台,孙海英的何去何从,已不再是网民们所能左右的,但现实又何尝不与网上息息相关。就拿一亿基督教信徒而言,笔者没有对我国基督徒的数量做过详细的考证,但具有关的资料透露,在改革开放之初,我国的信教人数也不过几百万,据新华网2006年4月18日中国基督教协会会长曹圣洁介绍,当年基督教信徒人数已经超过1600万。2010年世界宗教研究所课题组入户调查,并发表《宗教蓝皮书》,披露的数字是2305万,四年增加了百分之四十四,2014年8月6日,《观察者》网公布,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委员会六十周年研讨会透露,中国基督教改革开放以来获得超常规的增长,据中外学界都比较认可的数据,目前中国基督教信徒人数在2300万至4000万之间。所谓一亿或许有些夸大,但4000万的数字似乎是一个保守的估计,起码改革开放之初几百万的说法应该是可信的。问题是,当我们面对这些数据时,难道就不该反思一点什么吗?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曾经被人民群众高度信赖的政党,在改革开放的年代里,在又一次创造了举世公认的辉煌成就的今天,还是在她的领导下,为什么如此众多的群众反而投向了神的怀抱?这后面似乎还有更多的东西需要我们去思考。

一、 对敌对势力的宗教渗透视而不见,国家的文化和意识形态安全战略严重滞后

国防大学教授、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戴旭在他的《全国基督徒已达上亿,当今中国如何打赢“心防”战争》一文中说:”当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理版图正受到外部势力挑战,但更大的挑战,来自于我国内部政治版图的坍塌和文化版图的沦陷。”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纯碎的文化与宗教,这不仅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更是无数事实证明了的科学论断,无视文化帝国主义的文化渗透与文化殖民,“心战”的软弱无力甚至放弃,才是当前宗教问题的根本症结。看看美国是如何布局自己的宗教战略的,上世纪末,美国基督教新基要主义势力和政治新保守主义势力结盟,共同推动国会通过《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案》,并长期以其国内法为法理依据,以国家的力量推行其基督教的全球战略扩张,当今中国国内的宗教问题尤其成为美国长期审查和干涉的话题,以宗教信仰自由为基础的“宗教外交”,顺应历史而合理的演变成为历史上帝国主义“传教士外交”新变种,宗教已明白无误的成为其推行自己国家战略的得力工具。”在评估美国基督教对华战略扩张的态势时,一位著名的学者指出,它可以开动全部国家机器,从总统、国务院、国会、国家安全委员会统一运作,许多教会组织和教会院校协同配合,形成国家、宗教和非政府组织,以不同的优势对外扩张,政治威胁、经济收买、文化宣传、合法与非法手段齐头并进,以至于能够在基督教历来势微的我国,制造出相当强大的舆论,进入高校讲堂和学术研究机构。地下教会敢于与国家法规公开对立。(引自:习五一《美国基督教对华战略扩张------宗教不能助长魔道》)而另一方面,我们的各级党政部门对这种面临的危险则浑然不觉,曾几何时,情人节、平安夜、圣诞节、跨年守候,这些中国人十分陌生的节日,已不知不觉成了青年人必过的节日(上海外滩踩踏事件就是一个鲜明的例证),到底还有多少年轻人发自内心的对共产党还有那份感情,青年人把社会主义政治信仰当成一个空洞的政治口号,在对待国家安全问题上,人们、尤其是领导者,还停留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认为疆域和领土的安全就是国家政权的安全,对意识形态安全所引发的文化安全、经济安全、以致最终的政治安全,缺乏起码的认识和警惕。心战,这种现代社会最高级的战争形态,正以敌对势力完胜的态势迅猛发展。

二、文化宣传工作行政化,党员干部信仰滑坡,主体意识形态感召力严重削弱

我在自己的长微博《以毛泽东思想为核心的意识形态主体地位不容动摇》一文中曾经写道:“站在一个国家的高度,主体意识形态就像是人民群众的“粘合剂”,民族力量的“万能胶”,其主体地位一旦发生了动摇,必然是国家的动荡,民族的涣散甚至是分裂。”。“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我们是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为自己的政治纲领的无产阶级政党,她不仅是中国的执政党,同时也是一个拥有最强大政治力量的政党,党的主张和纲领就是国家的主张和纲领,毛泽东思想作为中国化了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在长期的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践过程中,也得到了不断的充实丰富和完善,这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就是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这就是中国最核心的意识形态,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梦想,就是这一核心意识形态的具体实践,他不仅是不可更改的历史事实,也是全中国人民最大的思想和理论共识,是中华民族最根本的利益之所在,也是中国各项改革和发展事业能够得以顺利推进和社会政治、经济保持稳定的基石”。这个思想和理论共识的实现,最直观的是体现在党的干部身上,但在现实生活中,部分党员和党员干部,一方面理想、信念不离口,一方面凭借自己的地位优势,极尽所能谋取个人利益最大化,相当一部分基层领导干部,是那些先富起来和比较富裕的人,但他们并没有起到带头和引领作用,而是想方设法使自己更加富裕。另一方面,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集体经济的大面积坍塌,农民所赖以生存的集体组织,其功能几乎消失殆尽,基层政权的组织职能大大削弱,习惯于行政命令的基层政权,本应得到加强的服务职能未能有效跟进,而向农民伸手要钱却成了基层政权的主要职能,农业税征收、零散税收催缴、计划生育罚款、修路集资、殡葬改革处罚等等,一项项上级政府指令性工作任务下达到基层,为完成这些任务目标,基层党委政府使尽了浑身解数,搬家具、抬电视、掀房掘屋、囚禁体罚、甚至刨坟焚尸,党群干群关系受到极大创伤,思想政治工作流于形式,甚至有的连形式也看不到了。农业税取消之后,一度缓和的干群关系也只是昙花一现。种种弊端,在各种腐败现象和官僚主义的助推下,更加严重的挫伤了人民群众对党的信任度,离心倾向日趋严重,宣传工作和意识形态严重脱离实际,群众的主人翁地位倍感丧失,臣属和不平等意识普遍萌生。在城镇,大面积下岗职工和由此带来对政府的不满情绪始终未得到彻底缓解。另一方面,基督教所倡导的教内平等和相互尊重的理念,在心理上迎合了弱势人群渴望得到平等关爱的心理需求,在信教生活中,他们获得某种心理上的慰藉。现实中的种种问题,为宗教势力扩张提供了受众基础,也为宗教势力借机扩张提供了可能,这也印证了我国基督教徒为什么以女性和低学历信众为主的原因。(据2010年,我国《宗教蓝皮书》披露,在基督教信众中,女性占比达百分之六十九点九,高中及其以下占比百分之九十七点四,其中初中及其以下占比百分之八十七点三,这与我国学历人口比例是不相符的)。正是这一特殊群体的基本特征,才使得基督教历史上的本质恶性得以掩盖,并以普世真理和救世主的面目呈现在人们的面前,尤其是近几年来,在多重综合因素的影响下,其扩张的势头愈加迅猛。

三、民族宗教鱼龙混杂,市场化宗教运作败坏了民族宗教的美好声誉

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宗教历史的国家,纯本土的儒教和道教,在某种程度上,与那种鬼神信仰的宗教是有严格区别的,说它是宗教毋宁说是文化,而原非本土的佛教,在传入我国之后,也早已融入中国的本土文化,以三教合流为标志性特征,形成了中国特色的传统宗教文化,在两千多年的发展演化过程中,已深深地嵌入中华民族的文化基因,任何谈论中国的民族文化,离开了儒释道,一切都是枉然,在中华大地广阔的沃土上,除少量的少数民族以外,绝大部分民族的传统文化,都受到了儒释道的影响与滋养,宗教文化与华夏民族的传统文化高度融合,在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处处渗透着儒释道的文化印记,作为凝聚中华民族的精神纽带,须臾不可离,任何轻视或者蔑视它的作用,终将付出沉重的代价。然而,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在商品大潮的冲击下,在一切向钱看的舆论引领下,中国传统文化中原本被斥为下九流的商业理念,与宗教几乎实现了无缝对接,全国各地的各种庙宇道观,无不充斥着利益的铜臭,各种各样的“大师”、“高僧”满天飞,且身边总有一些高官或名人的影子,就连号称“天下第一寺”的少林寺,也在运作准备上市,尤其是伴随我国旅游业快速发展,寺庙游已成为不可或缺的游览项目,寺庙作为宗教的一方净土,已不再是清静之地,几乎所有外出旅游的人,都有过被骗的切身感受,人们对传统宗教的怀疑与诟病日益加深,中国的传统宗教文化,正在遭受史无前例的颠覆性破坏,这个在现阶段人类社会不可或缺的文化舆论阵地,有逐渐被边缘化的发展趋势,而相比基督教,它更强调洗脑和文化运作,强调自愿,那些被动接受基督的人,最终往往成为基督的主动传播着,信教人群的此消彼长也就成为了必然。

四、关于应对西方宗教势力扩张的几点思考

中国共产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坚持唯物主义和无神论,是由党的性质所决定的,放弃唯物主义这一理论基石,科学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就是空中楼阁。同样,历史唯物主义也告诉我们,在社会主义社会这一历史阶段中,作为一种客观的社会现象,宗教就像阶级和阶级斗争一样,将是一个长期存在的客观社会现实,绝大多数信教群众来自于社会的最底层,其劳动人民的根本属性没有改变,以阶级斗争和意识形态的教条来对待信教群众,不仅脱离社会现实,更与人类追求信仰自由的世界潮流背道而驰。此外,客观事实也告诉我们,共产党从来就不期望使亿万民众在一夜之间都成为共产主义的无神论者。因此,正确的面对宗教、认识宗教、研究宗教,充分挖掘宗教文化中人类智慧的闪光点,理性对待宗教文化中善的理念诉求,尤其是充分认识中国传统宗教文化中与社会主义理想信念相一致的东西,要善于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态度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方法,去发现、去传承、去弘扬。在宗教这块阵地上,靠强力占领和征服永远不会取得成功,引导和利用才是成功的唯一途径,要打破无神论与宗教之间的篱笆,在坚持唯物主义无神论的前提下,在宗教存在的历史长期性、合理性、必然性上下功夫,在宗教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对立统一上下功夫,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宗教学说,使其成为社会主义科学理论体系的合理部分。同时,建立健全宗教法律体系,确立爱国爱教和爱社会主义相统一的社会主义宗教法治理念,坚决反对和制裁危害社会主义国家制度的宗教活动;坚决反对和取缔一切借宗教搞商业运作的利益活动;坚决反对和抵制非教会学校、学术机构引进宗教活动,用法律维护纯洁的宗教信念。要善于学习和借鉴西方宗教的管理经验,使宗教真正成为国家建设的推动力量和维护国家安全的保障力量。

以上所谈难免谬误,欢迎网友评论和批评指正。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