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2015年人民币对美元会暴贬吗?

发生在迎新年倒计时的上海外滩恶性踩踏事件,给2015年的中国敲响了警钟。

从事后报道可分析,此次踩踏事件有其难免性:1、盲目与国际接轨,把西方圣诞节搞成了上海最热闹盛大的节日,所谓跨新年活动也要与国际比拼。2、在过去几年中不断强化跨年晚会预期,使老百姓一年比一年蜂拥而至;3、今年突然放松交通管制,警力比往年减少,造成现场失控;4、社会性的灯光音乐晚会突然变成了商业牟利性的。这是突然放松管制的原因;5、有人在现场抛售假美元,制造混乱。

对于上海外滩恶性踩踏事件的反思,不仅应反思在公共秩序安全上。还应该举一反三,在更广泛的社会经济领域进行反思,比如有关金融部门力推的所谓金融开放,特别是资本项目自由兑换;为所谓货币金融市场化而着力推进的各种最空工具,特别是人民币期货,是否会在2015年造成股市、楼市、债市,热别是人民币汇率的恶性踩踏事件呢?

货币金融上的恶性踩踏事件警钟已轰然撞响,这就是2014年三四季度的俄罗斯的卢布和股市暴跌的恶性事件。在2014年8月至12月17日,俄罗斯卢布大跌52.14%,主要股市RTS指数大跌59.3%。特别是12月16日,卢布一夜大跌13%,股指大跌19%,形成了严重财富踩踏,俄罗斯央行在恐慌中将卢布利率一次性提高6.5%至17%以对抗热钱外流,这更是一个损害实业讨好热钱的蠢招。

分析俄罗斯卢布恶性踩踏事件,其实质与上海外滩踩踏事件有神似之处:俄罗斯央行盲目崇信西方货币金融规则,不遗余力与国际化接轨,2006年实施资本项目可兑换为此次危机埋下伏笔;自2013年6月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宣布将退出QE以来,一波又一波的新兴市场危机被不断强化,嗜血的投机者蜂拥而至;面对美国和西方围攻,俄罗斯在地缘政治、军事和经济上相当强硬,唯独货币金融上却放任迎合国际热钱,放松管制纵容金融投机;美国推动对俄罗斯制裁,与沙特联手凶狠打压石油价格,成为卢布踩踏事件的外部导火索。

如今,在上海外滩恶性踩踏事件和俄罗斯卢布恶性踩踏事件的双重警钟之下,我们是否应当对2015年可能发生在人民币上的恶性踩踏事件高度警觉呢?!自2014年初以来,国内首屈一指的国际货币金融专家余永定先生已经反复警告有关部门力推的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巨大隐患。最近,他再次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指出,俄罗斯过早放弃资本管制是导致其卢布危机发生的一个重要因素。他警告说:中国资本外流实际上已经相当严重,中国在资本项目开放问题上必须持谨慎态度,国内条件和国外环境决定了不应该冒如此大的风险。

目前中国央行和相关金融部门着力推动的货币汇率金融政策是这样的:1、以国际收支平衡为理由,明知国际热钱大量外流,强行维持人民币高位,令国际热钱带走大量的汇率和投资利润,实际上其利润是吞噬中国企业贸易顺差的积累;2、不断强化人民币国际化、汇率市场化和资本项目可兑换预期。使得觊觎中国——最后一个新兴市场危机的嗜血投机者更加跃跃欲试;3、国内力推利率市场化;在股市上力推期权、转融券、股指加入新兴市场指数、T+0交易和取消涨跌停板;允许外资参与国债期货等等;力推汇率期货特别是人民币期货。届时都会使踩踏的恐慌效应加速放大。使中国管理金融市场的难度大大提高,实际上是放松有效管理。此外,在当今国际上各国货币均已经对美元大幅贬值的情况下,全球唯有人民币由中国央行强行维持高位。一旦外部出现了类似外滩“撒美元”的导火索刺激,很可能出现极其严重的人民币汇率踩踏事件,被踩踏的是中国百姓辛苦积累的财富和人民币的国际信誉。就会像最近的俄罗斯那样,甚至比俄罗斯更严重。

俄罗斯虽然卢布和股市大幅贬值,但俄罗斯毕竟有着丰富的石油天然气以及各种资源,且是粮食净出口国,其中小麦是世界第二大出口国,年出口约2000万吨。其重工业能力也是全球领先。俄罗斯只要实施扶持轻加工业的财政税收政策,打击资本投机,就可以度过难关。

相比于俄罗斯,中国经济的基本面要困难的多。1、石油对外依赖度高达60%,其中波斯湾进口石油占比超过50%,石油战略储备仅15-20天。铁矿石和铜的对外依赖度分别高达70%和75%;2、农产品对外依赖度接近20%,是全球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国,小麦稻米的储备仅够支持一年,玉米稍好一些,能支撑两年歉收。而过去二三十年,中国农业主要靠吃老本,欠账太多,地力透支十分严重;3、过去十几年高速发展依赖的世界工厂,已经因美国在工业化和TPP转向负面——欧美和我们竞争高端,越南和印尼等新兴市场国家分割我们劳动密集型产业;4、楼市自2000年以来涨了5-10倍,房地产市场化已经对市民涸泽而渔,势必盛极而衰;5、国人生活方式向美国和西方攀比,欲望空前膨胀,拜金主义盛行,急功近利严重,一旦遇挫戾气增加,社会稳定挑战增大。

因此,自2013年以来,笔者就反复强调,人民币应该参照其他货币对美元的贬值幅度,参照投机热钱流出的速度(而不是含FDI和外汇储备的外汇占款余额)对美元主动贬值,从而降低人民币对其它货币越来越高高在上的风险。但本人同时明确推论——以央行惯常的思维行为方式,它一定会以人民币国际化和汇率市场化为理由,勉力推高人民币汇率,实在推不动了也要强行维持人民币高位,力推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可兑换。从而在客观上使人民币的高台逐渐变成了“钉子户般”的四面悬崖。一旦中国外汇储备中的美元流动性被热钱掏空殆尽,即中国过去亿万劳工辛勤积累的外汇储备被国际热钱吞噬殆尽。如今造成俄罗斯卢布踩踏事件的美元势力,在国际上制造石油粮食危机、地缘政治危机,并借机冲击制裁中国。就可以非常容易地把人民币推下悬崖,届时就会发生比俄罗斯更为严重的踩踏事件。

果不其然,央行在过去两年的确按照这个方向在推进。随着央行和有关部门执着地推进资本项目自由化、金融市场对外资开放和做空工具全面立体化。加上如果我们不能有效地遏制政府投资,因政府投资效率低下,政府和企业债务仍会继续攀升。随着人民币降息后国际热钱加速外流,按照目前的速度,到今年三、四季度,央行外储就很难支付国际热钱巨量本金和利润,届时外部再爆发不利于中国的地缘政治危机,严重的股市、楼市、债市和汇市踩踏事件相当可能爆发。

为避免人民币和中国财富踩踏事件的爆发,中国应当立刻中止金融开放,特别是资本项目可兑换和与美国欧盟签署投资协议。应参照自2013年以来,全球货币对美元贬值的加权幅度,一次性贬值。同时,顺应市场贬值预期,央行不能再抬高每天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

尽管本人再次预警并提出针对性方案,但鉴于央行等金融体系的惯性和自负,也鉴于既有的金融决策机制被搞得“专业”门槛很高,决策小圈子很难被渗透,中央也相当难以直接干预。而某些所谓主流经济学家必会群起围攻中国的外汇储备太高,大力鼓吹允许国际热钱通过资本项目大量外流,以使外汇储备降下来,从而在客观上为央行最后失去支付美元现金能力,人民币被踩踏的悲剧发生创造舆论条件。

不出意外,必定有主流金融人士认定中国外储很高,你们担心央行美元支付能力是杞人忧天。其实不然:1、中国外汇储备余额虽有3.89万亿美元,但要去掉中国的巨额外债。根据BIS(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截至2014年6月份,中国境外银行债务敞口已经高达1.1万亿美元,债务余额全球第七位,新兴市场第一位,年均增速全球第一。即便按照外管局的数据,同期也高达9072亿美元,其中短期外资高达7188亿美元,占比达79%。即便按照两者加权平均1万亿美元,减去这个数,中国外储也就2.89亿美元。2、中国外债在快速增加,而外汇储备已经开始净减少。根据路透社数据,在银行贷款方面,单银团贷款2014年中国内地再创新高至1413.1亿美元,比2013年增长20%;另外全年的新增企业债券发行规模则高达1010亿美元,稳占亚太(除日本)债券发行头把交椅。而第三季度,中国外汇储备首次净减少1000亿美元,同时资本项目净流出816亿美元,即中国外汇支付压力已经开始显现。而随着人民币降息,第四季度外储减少额必定更高;3、中国作为世界工厂,一二十年来以廉价资源和亿万劳动血汗劳动,生产了大量价廉物美的商品,理当获得贸易顺差,理当储备大量外汇储备;4、中国外汇储备快速攀升的时期是2005年-2012年,正是人民币单边升值吸引国际热钱蜂拥到中国投机的时期,即中国外汇储备中有很多是国际热钱,加上其在中国的投资收益和汇率收益,本人估计其总额约在1.5万亿-2.5万亿美元之间。现在人民币进入降息贬值周期,而美元进入升值加息周期,其一旦倒卷而去,带动国内资本外流,中国央行丧失美元支付能力绝非杞人忧天!

其实,以所谓中国外汇储备过高为理由推动资本项目自由化,以达到所谓国际收支平衡(外汇储备大幅减少以至于零),本质上是放任国际热钱攫取汇率和投资利润掏空中国亿万劳工的血汗积累,至少客观上帮助热钱投机收益最大化。有趣的是,现在鼓吹放开资本项目可兑换,任由国际热钱大量外流,以达到外汇储备归零的人,恰恰与在2005-2010年信誓旦旦地否认人民币升值会导致大量国际热钱投机中国,反复推销人民币升值国际收支会更平衡(外汇储备减少)的是同一批人。

很可能遗憾的是,在货币外汇金融圈的主流导向——加快金融开放和资本项目自由兑换的潮流中。本人和余永定先生的警告和建议被采纳的可能性不高,人民币被踩踏的灾难很难被阻止。

即从市场层面上看,未来几个月央行仍可能强行维持人民币高位,直到实在没有美元现金支付热钱外流时刻——人民币就不可避免地发生崩盘式的踩踏灾难。届时,不排除某些主流金融人士会矛头一转,指责是因为爱国预警的人士“唱空”人民币所导致的。

故此,笔者先行预警踩踏事件的危险,等待某些主流金融人士对号入座。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