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1965年碰上女知青的特殊假期

为了解决住房问题,一九六九年五月份,连队繁忙的基建任务开始了。宿舍地基正在开挖,早开挖的地基上已经竖起了桦木柱脚,同时机务排也开始了开荒种地,围绕着基建盖房和开荒种地两大任务,连里工作安排的比较紧张。

女知青的特殊假期.jpg

知青忆1965年碰上女知青的特殊假期

有几次我在安排劳动生产任务时发现三排(女排)每月上工经常不满勤,总有几个女知青在宿舍休息,开始我也没在意,心想可能是这里条件太艰苦想家了吧,等过一段就会好的。但是以后这样的情况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就像形成制度似的持续不断了,所谓的女知青的特殊假期。

这时,我忍不住了,我把三排长叫到连部,问她“这是怎么回事,当前生产任务这么紧张,你们排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老是有缺勤现象发生”。她似乎不以为然,并且神秘的和我说“我不告诉你,你要想知道可以问团里,这是团里的规定”。我百思不得其解,心想可能团里对她们有特殊照顾,就没再追究下去。但后来连里的一个上海女知青发生的事情让我明白了女排为什么每个月总有几个女知青不上工的原因。五月下旬,一个上海女知青莫名其妙的呕吐、难受,不知什么毛病,连队卫生员也没了办法。我只好派三排长和另一个女知青陪同去四连卫生所看病。从四连回来后,三排长和陪同一起去的女知青回来后并没有向连里汇报什么,四连的李医生第二天专程来到我连向连领导说明了原由。原来这个上海女知青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她们是一个月前从上海来到这里的,后来这个女知青被送回了上海。

李医生还告诉我们要关心女知青的身体健康,她们的生理条件和男同志不一样,她们每个月都要有几天的不舒服,团里已经规定女知青每月都有三天的特殊假期,这时我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三排长那么对我说话了。在那个充满政治色彩的年代,这些生理知识是很难知道的,就连男女青年到了谈恋爱的年龄,也不敢正大光明的追求自己的所爱,只能压抑各自的情感,不然会被扣上大逆不道的罪名。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