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陈云曾严格制止党政领导干部及其亲属经商办企业

第一届中纪委的工作,得到全党认可。陈云再次当选为第二届中纪委第一书记。他对纪检干部说:“不应当在原则问题上‘和稀泥’。”以身作则的陈云,连两盒葡萄也拒不接受。为搞好党风和社会风气,陈云主张:要严格制止党政领导干部及其亲属经商办企业。他直接过问了涉及领导机关和干部的“海南岛汽车案”、“晋江假药案”和“中科院购买高级小轿车案”。

陈云:纪检干部不能在原则问题上“和稀泥”

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成立中纪委到中共十二大,这届中纪委走过了近四年的历程。到1982年召开党的十二大,中纪委要向党的代表大会“述职”。

对陈云领导的中纪委的工作,十二大作了充分的肯定。中共十二大选举产生了新一届中纪委。这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二届中纪委,其成员,由原来的100人,增加为129人,它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人们从1982年9月14日公布的这届中纪委第一次全体会议公报中看到,第二届中纪委的第二书记为黄克诚,常务书记为王鹤寿。而它的主帅,仍是陈云。

在9月13日召开的新一届中纪委第一次全体会议上,陈云在概括中纪委以后的主要工作时讲了三点,核心意思是:

第一,协助中央和各级党委,切实抓紧抓好党风整顿。

第二,继续建立和健全党的纪律检查部门。

第三,把党的纪律检查队伍本身的干部选好,用好。

陈云是这样描述纪检干部形象的:做纪律检查工作的干部应当是有坚强的党性,有一股正气的人,应当是能够坚持原则,敢于同党内各种不正之风和一切违法乱纪行为做坚决斗争的人;而不应当是在原则问题上“和稀泥”,做和事老、老好人的人。

在日常生活中,陈云自己更是以身作则,堪称全国纪检干部的楷模。在点滴的小事中,他也特别注意严格要求自己。他给自己立了个不收礼的规矩,对所有工作人员说:“凡是有人来送礼,必须向我报告,不得擅自收下。”有一次,某大军区的两位领导来到他住所,向他汇报有关工作,顺便给带来了两盒当地产的葡萄。工作汇报完后,两人起身告辞,陈云叫住他们说:“你们把葡萄拎走。我是中纪委书记,不能收这个。”他们解释说:“这是当地的土特产,值不了几个钱,只是请您尝尝,不是送礼。”陈云坚持,东西不能收,心意可以领。他说:“那我吃10颗,叫‘十全十美’,剩下的你们带回去。”来的人没有办法,只好将老远带来的葡萄又拎了回去。他们见识了什么是“中纪委书记”。

十二大刚开完,陈云看到一封遵义会议纪念馆的来信,请示恢复陈云当年居室的旧址,并拟将正在占用当年遵义卫戍司令部旧址的单位迁出,开辟纪念室。这样做,势必造成不好的影响,陈云坚决不同意。9月30日,他给遵义会议纪念馆回了一封信,讲了三点意见:

第一,我没有在遵义会议会址住过,会后都回到遵义卫戍司令部去住。

第二,不要恢复遵义卫戍司令部旧址,那个地方现在做什么用就继续做什么用,如果改变是很错误的。否则,我要给遵义党委写信,表明我的这个意见。

第三,只要在遵义会址的说明词中写上我参加了这次会议,当时我住在什么地方,现在那里在做什么用,就足够了,不必再搞什么纪念室。我历来不赞成搞这种东西,以前有人提出要把我老家的房子搞成纪念馆保留起来,我就没有同意,今后也不能搞。

“凡是别人(或单位)送的和个人调换的汽车,不论是谁,一律退回”

在商品经济的诱惑下,一些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及其子女纷纷经商、办企业,在各种名目下以权谋私,损公肥私,有的套购紧俏物资,有的利用职权倒买倒卖等。这些行为,在1984年的夏天以后形成一股强大的风潮,严重败坏了党风和社会风气,造成极其不良的社会影响,引起中央的高度警觉。

1984年12月,《关于严禁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的决定》以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名义下达。

接着,中纪委也于1985年1月5日发出通知,要求各级纪委以鲜明态度,积极协助党委和配合有关部门,认真检查清理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问题。陈云对此持积极的赞成的态度,主张坚决刹住这股歪风。

陈云深知,在商品经济的大潮中,由于涉及许多人的个人利益,要真正解决好这类问题,绝非易事,不是一天两天、一两个决定就能奏效的。中纪委以及其他相关部门还要做艰苦的,不懈的努力。

1985年6月下旬,中纪委在北京召开了全国端正党风工作经验交流会。这次会议主要交流两千多个县以及一大批县级单位端正党风工作的经验。中纪委认为,这一层非常关键,把这些单位一个一个地抓好,党风的根本好转就有了切实的保证。把这些单位在端正党风方面分散的、零碎的、局部的成功经验总结出来,并在全国推广,一定会促进党风的根本好转。陈云完全赞同这样的做法。

6月29日,陈云专门给这次会议的闭幕会提交了一篇书面讲话,中心意思就是:“两个文明要一起抓”。

他再次批评了上一年第四季度刮起的党员干部及其子女经商办企业等歪风,要求全党把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作为重大的任务,要求党的纪律检查部门要负起重大的责任。

这篇书面讲话立即引起很大的反响。7月1日,在党的生日这天,《人民日报》头版发表了陈云的这篇讲话,随后,中纪委于7月4日发出通知,要求全党同志认真学习。

9月,中纪委召开第六次全体会议,陈云提醒大家:“目前在党风、社会风气方面,还存在许多严重问题,实现党风、社会风气的根本好转,任务还很重。”“当前比较普遍存在的忽视精神文明建设的现象,绝不是一个小问题,全党同志务必高度重视。”

他强调:“社会主义建设,包含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两者是不能分离的。社会主义事业不可能是单纯的物质文明建设,又不可能是单纯的精神文明建设。社会主义事业也不可能先进行物质文明建设,然后再来进行精神文明建设。”

陈云要求:“各级党委只有在抓物质文明建设的同时,抓精神文明建设;在抓思想政治工作的同时,严肃党纪、政纪,党风才能根本好转。各级纪委应在同级党委统一领导之下,始终围绕搞好党风这一中心任务,做艰苦的努力。”

他还以不容置疑的语气提出:“对于危害社会主义建设,败坏党风、社会风气的歪风邪气,熟视无睹,听之任之,除了追究那些为非作歹的个人外,还要追究那个单位、那个地区的党委的责任,包括纪委的责任。”

这次会上,陈云还直接过问了两件大案的处理:一件是“海南岛汽车案”——广东省海南行政区党委和政府的一些主要领导干部,目无组织纪律,违背中央的方针政策,批准并支持所属公司大量进口和倒卖汽车等物资。一件是“晋江假药案”——福建省晋江地区不顾国家法律和人民生命安全,大肆制造、销售假药,却没有引起当地党政领导的高度重视。由于陈云的过问,在这两起案件中违规和渎职的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受到了应有的党纪和政纪处分。

令陈云和中纪委头疼的是,在党政领导干部中,这类违法乱纪的事件仍不断出现。

1986年1月,中央书记处刚刚在北京召开中央机关干部大会,号召中央党政军机关全体党员、干部要在端正党风中做全国的表率,当月中纪委就揭出了一起违纪事件:中国科学院挪用科研经费购买高级小轿车。在这起事件中,中国科学院动用164.7万元科研经费,用来购买了14辆皇冠牌、6辆奔驰(380)牌高级小轿车。其中几辆高级小轿车被一些高级干部要走。

陈云看到中纪委送来的这份材料后,非常生气。尽管他知道这份材料中纪委也送了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的其他同志,但他还是批转给胡耀邦和胡启立,请他们再看一遍。他说:

自己有车,还向下属单位要新的高级车,这样的事,在高级干部中,可能不仅这几位同志。中央要求北京的党政军机关,在实现党风和社会风气根本好转中做表率。我建议,做表率首先从中央政治局、书记处和国务院的各位同志做起。凡是别人(或单位)送的和个人调换的汽车(行政机关配备的不算),不论是谁,一律退回,坐原来配备的车。在这件事上,得罪点人,比不管而让群众在下面骂我们要好。如同意,请将我这个意见批发给在京中委、中顾委、中纪委成员和党政军各部委,以便监督执行。

当日,胡耀邦又将陈云的意见批转给中央各部门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大军区,并在批示中说:“陈云同志的意见非常重要,我们大家都要认真贯彻执行。”

文章来源:《晚年陈云》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