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铁骨铮铮梁永胜

梁永胜,1901年生于辽宁省营口县魏家屯。1921年,梁永胜来到奉天兵工厂当铆工。1930年8月,梁永胜经奉天特委委员王文德和兵工厂魏国荣介绍,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梁永胜在党的领导下,积极开展党的工作,成为中共满洲省委组织部长杨一辰的得力助手。

1931年6月,在中共满洲省委和奉天市委的具体领导下,被破坏的奉天兵工厂党支部恢复了,梁永胜任党支部书记。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奉天兵工厂被迫关停。梁永胜带领党员张贴标语,散发传单,还发展吴国发、孙熙凤等多人加入中国共产党,兵工厂党组织不断扩大。为宣传抗日救国,他率领地下党员和进步工人,常到奉天北市场、小河沿、北陵公园和各大工厂附近撒传单,大街小巷都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的标语。

1932年4月,梁永胜在上级党组织的支持下,曾经成功地领导了一次大规模的抢粮斗争。奉天兵工厂粮栈是反动统治阶级盘剥工人血汗的重要场所。平时,以高价赊卖粮食给工人,发工资时扣粮钱,从中剥削广大工人,“九一八事变”时,日本侵略者封了粮栈。工人失业,无钱买粮,无法生活。梁永胜向上级反映这一情况,并建议组织一次抢粮斗争,经同意后,梁永胜和党员、进步群众分头进行秘密串联,决定在4月某日上午9时召集工人到粮栈,然后派5名工人代表同日本人谈判,要求开仓放粮,如不答应就砸库抢粮。

这一天上午,成千上万名工人从四面八方涌向粮栈,人山人海,声势浩大。尚未等到谈判,广大工人已急不可耐,他们高喊:“兵工厂粮栈是我们工人的,我们粮食我们吃,日本人管不着!”“日本鬼子滚出去!”“谁敢开枪就砸死谁!”“抢不成就烧掉它!”后来一名工人大吼一声:“抢啊!”工人们便蜂拥而上,踏破铁丝网,砸开粮栈大门,冲进粮仓,动手抢粮。抢粮消息一传开,人越聚越多,一些害怕、犹豫、观望的人也动手了,许多过路群众也纷纷参加了抢粮斗争。日本侵略者调来大批军警,妄图镇压,但不敢开枪。从上午9时,一直持续到下午6时,整个粮栈30多个粮仓的粮食,全部被抢光。这次抢粮斗争的胜利,震动整个奉天城,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显示了中国工人阶级的力量,大灭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威风。梁永胜和他领导下的地下党支部全体党员经受了一次锻炼,受到了很大鼓舞,更加坚定了继续领导工人开展反日斗争的信心。

在群众抗日热情高涨的形势下,梁永胜向上级党组织建议,“准备把兵工厂的大批枪支弹药装上十辆汽车,连人带枪运到抚顺和长白山参加抗日游击战争”。为此,他进行了数月的准备,但由于上级组织未批准而没有实施。

1932年“五一”节前,中共奉天市委印刷了《告奉天工农劳苦群众》等大批传单,布置奉天市内各基层党支部组织散发。梁永胜接到任务后,立即召开支部会组织党员魏国荣、乔恩普、与同业等人利用农历3月28日(公历5月3日)天齐庙会的机会,到庙会上去散发。这天,梁永胜带领魏国荣、吴国发、吴国财、杨书田、张明、刘振东、韩庆升、梁贵喜等人,顺利通过岗卡,进入庙会。中午12时许,正值游人最多时,梁永胜发出暗号。霎时,庙会的各个角落散发出宣传抗日和拥护中国共产党的传单,人们争抢着,传看着。混乱中,3名特务紧紧围住梁永胜,他被捕了。梁永胜的妻子、长子和幼子亦被抓走。

梁永胜被捕后,敌人妄图通过他打开缺口,一举破获沈阳地区的中共地下组织。敌人采取用金钱、封官许愿、好吃好喝等手段企图软化他。梁永胜识破了敌人的花招,不为所动。梁永胜的战友乔恩普回忆说,梁永胜在狱中表现得很坚强,敌人对他使用了各种刑罚。开始给他上两人杠子,之后又四人杠子、八人杠子,上刑后,手指压断好几根,但他始终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我去看他,他对我说:“即使敌人打死我,也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任何东西。”梁永胜的战友吴国发也在回忆录中说:“梁永胜被捕后,我到狱中去看他两次。第一次见到他,面容憔悴,脸色蜡黄,得知敌人对梁永胜采用灌辣椒水、灌火油(煤油)等酷刑。我第二次去看他,得知敌人对他用了更加残酷的刑罚——用刀刮肋条。梁永胜身上的肉都翻出来了,两肋上下,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我忍不住痛哭失声。梁永胜两手用力把住铁栏杆,坚强地支撑着身体,对我说:‘四哥,你放心吧,打死我,刮死我也不出卖你们。’由于梁永胜誓死保守党的秘密,敌人始终未得到证据,因而同时被捕的魏国荣、马同业、乔恩普等不久就以‘证据不足’而被释放。”

敌人捕去梁永胜的爱人和长子梁贵喜、次子梁小庆及未满两岁的小儿子,企图用来软化梁永胜。梁永胜的小儿子入狱不久,由于妈妈上火没有奶水,加之狱中阴暗潮湿,不幸死在狱中。敌人的这些伎俩没有动摇梁永胜的革命意志。后来,敌人见毒计未能得逞,又遭到社会舆论的谴责,不得不把梁永胜的家属释放。

梁永胜的爱人前去探监的时候,见丈夫被敌人打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心如刀绞,悲痛欲绝。梁永胜平静而又坚定地说:“不要哭,坚强起来,把孩子抚养大,将来告诉孩子们,记住这个仇恨。”1932年7月,梁永胜壮烈牺牲,年仅32岁。

(作者单位:辽宁社会科学院)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