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

年轻人的创业“秀”需赶走浮躁与无知

这是一个野心的时代,年轻人的梦想往往能够通过创业融资')" style="color:#369;">创业融资的链条,成功实现变现。从一无所有,快速跻身到社会财富分配的中上层。

这轮“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中,这是人们的普遍观感。也正基于此,近日媒体所报道的一个“90后创业领袖”的奇幻之旅,引起了人们的格外留意。孙宇晨,一个小城少年,靠着对声名的强烈渴望,完成了人生的一系列跳跃。一路走来,他以不同形象示人,懂得适时地置身于时代的风口。“一定要赢”,是他人生的信条与核心逻辑,因为“这是一个按了加速键的时代,我绝不能被甩在后面”。曾经他是猛烈抨击主流的“校园意见领袖”,眼下他着力为自己打造的形象则是:“90后创业领袖”。

尽管风口之上的报道细节,当事人孙宇晨对此有不同的回应。但无可更改的事实是,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把钱砸在年轻人身上,无论被投资看中的年轻人,所创造的是昙花一现的泡沫,还是埋在沙土里的黑金。

当下的中国,似乎整个创投的生态链业已快速的发展,甚至速度超过人们的想象。数据显示,国内每天新诞生1万家公司,2014年初创公司总数量达365万家。进而,当政府、技术、资本都进来以后,中国式创业变成了台风式创业。这种不正常的创业似乎正在变成一种速成方法论。

那些怀揣着梦想的年轻人,都拿着自以为很厉害的创意,去寻找着为他们梦想买单的平台。两三年的互联网+工作经验,就可以组团创业,如同神圣的讲经者那般大谈“互联网+”;甚至没有工作经验也不打紧,只要拥有一张能够忽悠的嘴,拿到投资后先用投资者的钱把自己过得体面再说……

资本市场中热闹非凡的财富,与年轻人以梦想为借口的欲望尘世,通过“创业”这个词汇紧密的杂糅在了一起。位于北京海淀区的一条200多米长的地方,近两年以其自身的转型见证了这点。此前在这里存在了十多年的海淀图书城,于2014年6月被改造成中关村创业大街。在创业的热潮中,这条原本萧条街区成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新的根据地。每天,形形色色的人在这儿碰头、驻扎、交易,上演喜剧或闹剧。

话说,创业就真的那么简单吗?在一个失败者缺少发言权的创业圈子里,舆论所呈现的大多都是成功者的故事。而这些故事所传递的信息,的的确确创业不是什么难事,就如同前些天我在北京拥挤的地铁里,听到一个哥们很激动的打电话:“兄弟,我刚拿到一个亿,快过来跟我一起干吧!”

3年摸索,3年发展,3年成功,算不得上一辈创业者的创业经验,早已被求快的年轻创业者所改变,1年成功3年财务自由成了他们的创业信条。只是,被梦幻般成功所迷糊双眼与大脑的年轻人,只估算过成功后的欲望,却忽略了成功的概率。有人说,一个90后,创业1年就成功,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就跟想做明星的你恰好生活在台湾或者香港,你365天当中恰好有一天出来逛街,台湾几万条路上你恰好走在了某一条街上,恰好碰到了星探,之后还一不小心红了的几率是一样的。

概率倒是谁也说不准的事情。但能够看到的是,“互联网+”下的年轻人,眼见的大多是年少、多金、辍学、颠覆这类关键词,就跟临近退休的大妈,疯转“养生”、“真相”、“不能吃的几种食物”一样一样的。创业的浪潮中,无知无畏不断抬头。恰如网友的一段评论,“Uber火了,他们就奉Uber为奋斗圣经;Airbnb美了,他们就觉得是时候开始来一段说走就走的旅行了!”

如当年上山下乡那般盲从的年轻人创业,与当下那些真人秀的电视综艺节目颇有些相似,尽管人们真实的存在,但谁都明白,那个舞台不过是参与者的秀场。这点,其实在早些年高校风靡一时的创业挑战杯大赛中就有苗头,创业者的诉求往往比创业本身所追求的多样化,有人为了好玩,有人为了出名,有人为了奖金,有人为了保研。只不过,当年的创业参赛者如今变成货真价实的创业者,曾经的诉求都开始用金钱和体面的生活来兑现了。

中国已进入转型时代,这个时代的最大特点,就像马克 吐温在20世纪初的美国宣称的那样:“人人有梦,有自己钟爱的盘算。”这是《纽约客》记者欧逸文在《野心时代》一书中所写到的句子。引述在这里,并非借此说创业不好,只是想说的是,那些怀揣梦想的年轻创业者,创业的算盘应当拨弄掉浮躁与无知,没有谁会为他人的“梦想秀”而心甘情愿、不计回报地买单。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