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

我的电商转型之路(青春派·讲讲我们的创业故事(5))

“Hi,亲爱的小伙伴,这里是莲舍品牌独家冠名播出的《莫说电商》,我是莫邪。”想必很多朋友都知道,这是网络脱口秀《莫说电商》的开场白,每周日准时在喜马拉雅、多听FM等网络电台上更新,深入浅出聊电商,与大家分享电商经验。

没错,我就是莫邪,本名田玮晔。就像马云称自己为风清扬一样,我给自己取了一个武侠名字——莫邪。

也许是注定和电商有着不解之缘,从大二开始开淘宝网店,到如今从事电商分销平台的建设,并创办了自己的网络脱口秀节目《莫说电商》,可以说,我的生活工作中电商无处不在。幸运的是,每一次创业我都有幸随电商转型的节拍起舞。

我想和大家讲讲,我是如何从卖淘宝开始创业的。

从卖货物到卖服务

2006年,我考入天津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如果不折腾,我现在应是一名医生。当时,医学教材很贵,每个人每学期的课本得花个七八百元。我觉得为什么不可以直接与出版社洽谈,拿到一定折扣,这样不是便宜一些吗?当然前提是,购买的数量要多。

我通过院系、团委等各个渠道,整合了大家的购书需求,然后统一去跟出版社谈,拿到一定折扣之后再发放到同学手中,价格确实便宜了不少,而我也从中赚了几千块钱。

那时候,淘宝店刚开始兴起,我也想去尝试一把。2008年,我把这笔钱全部投入进去开了一家淘宝店,主要经营护肤品彩妆、箱包等。那时候所谓电商很简单,只是从外贸店进货,然后放到网上去买,价格便宜。

不仅在淘宝,还在拍拍网等几个平台同时卖,生意不错,赚了不少钱。整个大学期间的开销基本都能自理,作为犒赏,我给自己买了一辆汽车。相比同龄的大学生,基本实现了“财务自由”,不但不用依赖父母,还可以经常给他们买点礼物。

到了2010年左右,淘宝开始查品牌商的授权问题,因为我的店铺都是一些外贸货,继续下去可能要面临关门的风险,于是开始寻求转型。

那个时候,正是毕业之际,面临就业和创业的选择。父母希望我能够把所学的知识用到工作中去,当一名医生,他们认为医生工作安稳待遇也好,而班上100多个人都选择了工作。只有我,坚定地选择了创业,成为了一个大家眼中的“另类”。

原来外贸货淘宝卖那种粗放的模式走不通,我就成立了一家公司,专门从事淘宝小店运营和做一些小策划。这是我从事电商以来第一次转型,从卖货物到卖服务。

这一转变效果明显,不但规避了原来网上卖货的风险,而且由于很多淘宝店主并不懂得如何运营,因此我们的公司发展很好,客户越来越多。

但是好景不长,2011年初,合伙人骗了一大笔钱之后“跑路”,公司没有现金无法支撑,倒闭了。这一次的失败对我打击很大,市场上的不诚信行为常常令人防不胜防,但是却令我更加坚定地继续创业,诚信做事,以诚待人。

从卖服务到建平台

2011年3月,我注册成立了天津天弈智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这一次,主要面向的客户是品牌商城的运营服务。但是,由于早期没有业务,没有钱,没有成功案例,所以市场很不理想。而且作为劳动密集型公司,由于顾客不确定,公司每天都徘徊在生死边缘。

为了打开局面,我们甚至“饥不择食”,别的代运商不接的活我们也接,比如客服外包、页面外包都接过,这些小业务有时候一个订单才收入500元左右。公司很多人离开了,人少的时候,甚至只有三四个人,当时差点就快支撑不下去了。

但是无论多小的项目,我们都尽心尽力做到最好。终于,我们拿到了科技小巨人企业天津九安电子有限公司的订单(专注血压计等产品),帮助做电商的运营。相比于原来的淘宝小店,服务对象素质更高一些。

渐渐地,公司终于开始正常运转起来。不过,我们的诚心有时候换来的却是欺骗,很多客户签了几年的协议,在获利之后就违约跑掉了。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一个面膜品牌找到我们,希望帮忙策划运营一个大型促销活动。为此,我们成立了一个十几人的团队,研究了一个月时间,设计了一整套方案和应急预案,并且全面负责当天的线上促销活动。通过数据分析等方式精准推广,帮助客户上线当天就实现五六十万元的销量。但是成功之后,客户不肯给钱,找了各种理由,解除了合同。这一次损失很大,公司白忙乎了一个多月。

类似的事件还有不少,这也让我更加深刻地意识到,公司只是“电商农民工”的角色,这种发展价值低廉且不可持续。

在这期间,看到很多传统企业希望转型做电商,但是先天性基因缺乏,存在很多问题,需要大量的咨询服务,于是我们开始转型做品牌孵化与咨询。如今,客户已经遍及东北三省、四川、广东、台湾等地。

在做品牌咨询的过程中,结合已有的淘宝运营经验,我发现在品牌商与小卖家之间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而这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商机,于是我们又开始全力搭建平台,使双方能够更有效地沟通对接。这是我的第二次转型,从卖服务到建平台。

对于传统品牌商,我们主要帮助其调整产品结构,负责定价、渠道,电商团队搭建,领导层的互联网思维培训等方面的咨询和服务;而对于小卖家则实行“帮主计划”,让小卖家与品牌商实现货物对接,同时帮助小卖家实现流量提升,帮助其解决电商人才问题。

这个平台就是“聚e堂”平台,既服务于货源端,也对接中小卖家。而且在这个平台上,逐步可以实现电商运营的自动化。这样一个平台对两端都有利,对于品牌商而言,提升了曝光率,增加了出货量;对于小卖家而言,可以货比三家,找到便宜的货源,还可以一键代发,大大降低了电商的准入门槛,更加高效便捷。

从埋头创业到网上开讲

我们也通过这个平台做一些公益项目,最大限度地发挥平台对接作用。比如与天津市农委和河北工业大学等单位发起的“爱帮农”项目,帮助山区农民把农产品放到线上对接。在秦皇岛抚宁县甘涧领村,当地出产香椿,由于是食用类产品,容易过期,不易保存,以往只能就近供应一些超市,多余的往往坏掉。通过我们的电子商务平台,提前预售,精准地提供货物,一个月就卖完了,老百姓收入也提高了。

我们还尝试做跨境购物,已经积累了一批跨境电商,来自英国、法国、加拿大的一些货物希望入驻我们的分销平台,通过平台对接海淘网站,从而让国外的优质商品直接进入中国消费者家中。

在运营电商的过程中,我也逐渐积累了一些心得,于是通过自媒体等方式发布一些运营经验,同时分享自己对于电商行业的一些看法。逐渐积累了一定的人气之后,一些高校也让我去给大学生讲述创业经历以及对电商的体会,帮助大学生认识创业,甚至搭建团队。现在我成为了天津外国语大学企业讲师、天下网商特约作者、电子工业出版社特约编辑、艾瑞专栏作者及机构讲师等。

又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从2014年3月份开始做网络脱口秀《莫说电商》,目前已有30多期。通过网络脱口秀的方式,与大家分享电商心得,让更多人了解电商,加入电商。现为喜马拉雅、蜻蜓FM、腾讯FM、凤凰FM等签约主播,《莫说电商》得到了很多听众的喜爱,目前是互联网及电商脱口秀领域播放量第一位的节目,已经有超过30万的订阅用户和80万的播放量。

做电商,让我感到一种成就感。因为它可以把“屌丝”变成“土豪”,可以让创业变得更加容易。之所以选择创业,于我而言,是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实现财务自由,当然也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让更多人实现财务自由。我的人生理念就是踏实做事,顺便助人。

现在每天爬起来就开始考虑公司运营和未来继续转型的事情,同时还要经常去给大学生讲课,忙得不可开交。但是我喜欢这种状态,因为生命不息,折腾不止,只有不断地折腾,未来才有无限种可能。

专家点评: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讲师张铮:

电商,既可以理解为传统商业行为的电子化,又可以看做是互联网对于传统商业的革命。前者说明电商依然需要遵循传统商业行为的基本原则,具有必备的要件,后者说明电商本身又有着传统线下商业从未遇到的新问题,带来的新机遇。

莫邪的创业历程,从发现细微商机到投身电商零售产品,从转型售卖服务到搭建品牌运营平台,从埋头创业到在网上开讲,体现了一个大学生依托电商创业的自我认知和提升的过程。他们没有幸运地躲过商业欺诈、合伙人拆台、利润微薄等创业中常见的“地雷”,却一次次从这些教训中变得更加坚定;他们敏锐地不断发现电商万头涌动中的共性问题,最终发现可以借助自己的经验、积累和思考去帮助别人解决问题。正是在“帮助别人找办法,提升自己拓市场”的新商业模式之下,他们将互联网的共享协作精神变成了自己企业的发展方式。

在众创的热潮中,创业往往被理解为“创办企业”,莫邪的经历给“创业”赋予新的内涵,即“为别人创业服务”。特别是他在网络平台讲述创业经、做公益,更体现了年轻创业者的社会责任和经济目标,是可以兼顾而统一的。

(本报记者 朱少军采访整理)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