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

“互联网+”繁荣背后的三重隐忧

“互联网+”让现在成为最好的创业时代

“互联网+”在当下中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它让现在成为基于互联网商业生态进行创业最好的历史时期。为什么会这样?第一,移动互联网的创业模式最容易在大国成功,中国的人口基数大,有充足的劳动力,在改革开放初期,制造业享受了较长时间的人口红利;这十几年政府主导的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使中国绝大多数人口都变成“信息化人口”,我们是全球最大的手机拥有国和网络用户最大国,它将使中国的企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享受第二次人口红利。

第二,我们过去所有的企业家思维习惯都是不太重视数据,不太习惯基于数据分析进行科学决策,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一现象将彻底改变,我们未来新一代企业家的判断和决策习惯必然会和大数据、云思维联系在一起,这将极大提升中国企业的整体竞争力。

第三,资本市场活跃将支撑互联网的创新和繁荣,巨额资金源源不断进入,这对互联网行业至关重要,因为总体来讲互联网行业的创业成功率并不高,资本的支持是基础。  

“互联网+”繁荣背后的三重隐忧

第一,“互联网+”倒逼传统行业进行创新,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行业都可以“互联网+”。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很多传统企业都会出现瓶颈,在人才吸引、资本支持、市场拓展等方面会更困难。比如最近很多上海高校的计算机专业学生,从大一开始就有很多单位给他们发补贴,联络感情,希望他毕业之后到自己企业当中来,对传统行业按部就班的人才吸引会造成很大的挑战。

第二,我们现在所有成功的互联网企业都是应用型的互联网企业,这是一种深入的数字软化行为,但我们缺乏极客和创客成长的良好环境,极客和创客文化支持美国步入新硬件时代,因此我们在互联网领域的繁荣是比较狭窄的,我们互联网创业成功的都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应用而非硬件的创新。

第三,互联网领域的投资行为显得十分拥挤,我们大多数都在成功的路上,能否最后成功还得长跑下去。以现在教育类的APP为例,目前已经有7万多个,而且光江苏每天要增加几十个教育APP,每一个所谓的移动互联网创业背后都有资本的支持,这个支持最后都是希望从资本市场退出,因此说绝大多数都还在半途。

拥挤的背后是资产的高估价,以前我们投资界比较习惯于“平均3倍率”,即先投天使轮,一年两年之后,天使轮增值3倍到A轮,A轮增值3倍到B轮,这个我觉得比较合理。但现在是10倍率,天使轮要10倍到A轮,A轮10倍到B轮,就是100倍,到资本市场又是10倍,所以为什么我们现在有些互联网上市公司市盈率达到上千倍,背后就是这个10倍率在起作用,这更像是一个击鼓传花游戏,哪一天我们资本市场的市盈率变成100倍的时候,我们现在这些高估价的投资行为就会面临巨大挑战,所以这个击鼓传花游戏还能不能持续玩下去是一个挑战。

据统计,2014年拿到A轮融资的公司有800多家,拿到B轮融资的有200多家,由于高速发展的新兴行业里融资轮次间隔正在急剧缩短,很多创业公司A轮和C轮之间相隔只有一年,因此这一千多家企业中会有很大比例需要在2015年去拿C轮。再加上2014年之前融完B轮的那些公司,需要在2015年拿到C轮的公司只会比1000多不会比1000少。假设2015年还是只有不到100家拿到C轮,这意味着90%的创业者需要直面“C轮死”的可能。

太容易获得的金钱、太高的资本回报不会催生真正的企业家精神,只会让我们的企业家更多地变成“套利型企业家”,而很难出现有耐心的“创新型企业家”。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个人更愿意看到理性发展、持续繁荣、不断创新的互联网创业市场和背后敏锐、果敢的投资者,二者携手在中国大地不断演绎精彩而不疯狂的资本神话。(本文根据王红新在“2015第二届佘山投资论坛”上的主题演讲整理而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