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微语

赵皓阳-Moonfans:惊闻申纪兰奶奶逝世,这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告别

@赵皓阳-Moonfans:惊闻申纪兰奶奶逝世,不胜哀痛。虽说91岁已经是喜丧了,但这代表着一个时代的告别。

申纪兰一生无愧于“人民的代表”“共和国的先锋队”。往大了说推动男女同工同酬写进宪法,往小了说带领乡亲们发展集体经济脱贫致富,家乡企业用她的名声用她的形象分文不取,至今过着艰苦朴素的生活。从哪个角度上讲都是四个字:实至名归。

在农业时代,在她的带领下,西沟人民修堤坝、建水库、治滩涂,有效地控制了水土流失,并建成了500亩滩地,发展起300亩苹果园,使昔日乱石滚滚的干石滩变成了花果园、米粮川,开拓出一块块肥沃良田。目前,西沟村造林总面积已达到25000亩。

改革开放后,申纪兰又意识到致富必须靠工业和招商引资,1985年4月,西沟村利用本地丰富的硅矿资源,开始兴建铁合金厂。1987年10月,总投资150万元,装机1800KVA的西沟铁合金厂建成投产。这是平顺县创办的第一个村办企业,从此,申纪兰上项目、办企业、跑市场一发而不可收拾……

即便给家乡带来了难以计数的经济收益,申纪兰奶奶依然保持者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这些年来,申纪兰多次外出联系业务,坐的是公共汽车,住的是价格低的旅馆,吃的是最便宜的饭菜。但她从未在村里报销过一次车票,领过一次出差补助,反而把国家每月发给她的生活补贴也“赔”进去了不少。

她至今还住在20世纪60年代“农业学大寨”时建起的排房里。有好多次,张江平向母亲提出翻修房子,村委会也觉得她住的房子太落后了,与她商量多次想重新建一处,但都被申纪兰借故推托了。家里也没有一件现代化的新式家具和高档电器:正墙根是一张旧桌子,一个旧式小柜子,一张老式木床占了半个屋子………

2001年6月,申纪兰受全国表彰,中央领导亲自把两万元现金送到她手中,她回村就捐给村里打了眼机井,让全村群众吃上了自来水;2001年长治市委代表中组部发给她奖金5000元,她又把这笔钱交给了村集体……

封建时代的“一方父母官”做到机制,也就是申纪兰奶奶这种水平吧?就在人大代表里横向比较,想她这样真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操心选区的经济和共同富裕的,又有多少呢?有些代表啊,不鼓吹996是福报我们人民就烧高香了。

现在对申纪兰的种种抹黑和误解,主要来自于几年前互联网上公知们的反攻倒算。公知们的目的就是通过污名化革命领袖、烈士、劳动模范来达到否定革命叙事、否定劳动人民当家做主人的伟大历史进程。所以包括申纪兰、雷锋、黄继光、邱少云等革命叙事与无产阶级叙事的代表人物,就受到了公知们集中的攻击与抹黑。这一污名化运动影响深远,遗祸至今。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某些苍蝇臭虫,早晚会烂在历史的下水道中。而申纪兰奶奶,永远会是共和国上空最亮的星。

微博截图:

1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