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美太空军建设步伐提速

据美国“防务新闻”网站等多家媒体报道,自特朗普去年底签署法令批准设立美国第六大军种——太空军以来,这支新军种多措并举加快建设步伐,同时也遭遇发展瓶颈。分析人士指出,美大力推进太空军事化,将对全球安全稳定产生消极影响。

狠抓全面建设

美空军部长芭芭拉·巴雷特表示,美太空军将“从军种体制、指挥架构,到人员编成、军服佩饰,呈现出与其他军种截然不同的崭新面貌”。当前,美军主要从3个方面加快太空军建设步伐。

一是狠抓顶层设计。美太空军下属联合部队太空分队司令肖恩1月14日表示,从太空军“独立成军”之日起,美军便以30天、60天和90天为周期,为其制定短期建设规划。目前,美军内部就太空军发展初步形成“两步走”战略:第一步是整合美军各军种太空作战资源;第二步是强化与盟友和伙伴国合作,推进全球一体化太空作战能力建设。

肖恩宣称,美太空军正在打造“太空条令中心”,着眼建立一支精干高效的太空作战力量,探索太空军独立发展的可行路径,研究美军未来太空作战的“制胜之道”。

二是强化力量分配。美《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提出,由约1.6万名现役军人和文职人员组成的美空军太空司令部将成为太空军的基干力量,但美太空军首任司令雷蒙德明确表示,太空军需要“更多作战力量”。为此,美太空军除抓紧从其他军种和地方院校选调、招录太空作战人员外,还有针对性地强化相关作战单元的太空力量编配。以美空军国民警卫队为例,在雷蒙德的大力推动下,佛罗里达、科罗拉多、加利福尼亚和夏威夷等地已建立4支太空攻击中队。

三是推进国际合作。肖恩将太空军与美国盟友及伙伴国的合作称作太空军建设发展的“大事情”。当前,“五眼联盟”国家(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联合太空作战中心每周召开1次例会,通报各国太空作战情报。此外,美军去年底首次允许1名英国皇家空军上校担任联合太空作战中心副主任,该中心主要负责协调指挥美国和盟友及伙伴国太空部队的作战行动,此前中心的重要职位一直由美国军官担任。

发展瓶颈难突破

报道称,与大力推进建设发展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太空军正面临诸多瓶颈。

首先是经费预算严重不足。美太空军在申请经费、筹划装备发展计划时未得到足够支持,2020财年仅争取到140亿美元预算,不到美空军总预算的9%,不仅无法满足太空军“干大事”的需求,连基本的“独立自主”都难以维持。

其次是作战人员捉襟见肘。上文提到的约1.6万名美空军太空司令部人员并非整体转隶至太空军,而是根据志愿原则,“自主选择加入太空军或留在空军”。由于太空军发展前景不明,部分人员对加入新军种持观望态度。此外,出于自身利益考量,美军各军种对向太空军推荐人员持消极态度,对所属太空作战力量转隶至太空军也颇有微词,存在以拖待变现象。

再次是能力生成尚需时日。美太空军作战能力设想与现实存在两方面脱节。一是武器装备需求与生产能力脱节,“由于作战计划一直是高度机密,美国防工业当前无法生产出能够让太空战成为现实的武器装备”。二是融合能力与军方预期脱节,美陆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下属太空部队与各军种的作战需求密切相关,如陆军的近地卫星通信系统、海军的海洋卫星监视系统均承担着支援本军种的重任。上述部队纳入太空军作战序列的意愿不强,预计效果也不明显。

前景令人堪忧

展望未来,在特朗普政府的大力推动下,美军仍将以“大国战略竞争”为借口,加速太空军建设和太空军事化步伐,全球战略安全将因此面临挑战。

一方面,美太空军建设或将驶入“快车道”。通过其高层近期表态不难发现,美太空军2020年将加紧制定新的作战条令,为太空作战提供理论依据和行动指南。此外,该军种将加快推进技术创新,今年3月拟在佛罗里达州帕特里克空军基地研讨太空设施革新和太空作战支援技术创新问题。在强化与美国盟友及伙伴国合作方面,美太空军力争今年与日本政府就在“准天顶”导航卫星上装备太空态势感知载荷签署谅解备忘录,同时加大与英国等盟友在太空一体化作战方面的合作。

另一方面,美推进太空军事化前景令人堪忧。特朗普在签署《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时宣称:“保持美国在太空领域的主导地位是太空军的任务。”应该说,近年来在美国的推波助澜下,全球掀起太空军事化浪潮,一些国家已建立一定规模的太空作战力量,并开始形成初步作战能力。未来,伴随着越来越多的进攻性武器在地球上空日夜运行,太空或将逐步演变为一触即发的“火药桶”,相关动向值得持续关注。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