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开国少将雷英夫传奇:被毛泽东誉为"洛阳才子"

雷英夫,1921年出生,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白鹤镇雷湾村人。1937年初参加革命,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雷英夫文韬武略,理论实践能融,被毛泽东誉作“洛阳才子”,然而关于他的一些传奇经历却鲜为人知。

毛泽东在雷英夫笔记本上欣然题写“斗争”二字

1938年6月,年仅18岁的雷英夫历经长途跋涉来到向往已久的革命中心延安。8月,进入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被分配到六大队一队学习。不久后的一天下午,毛泽东在延安师范的大广场上接见了抗大的新学员。

“同学们!”毛泽东向大家挥了挥手,用浓重的湖南口音讲话了。“今天,我代表党中央,对同学们从祖国四面八方不远千里来到延安学习,表示热烈的欢迎。”

毛泽东的讲话不时被同学们的热烈掌声所打断。他给大家讲统一战线、讲持久战、讲知识分子如何与工农民众相结合,他告诫大家要有远大的理想,要有在艰苦火热的斗争中锻炼自己的精神准备。听报告时,雷英夫坐得比较靠前,对主席的每句话每个字都是听得那样真切。毛泽东讲话极富幽默感,他说:“你们青年人来参加革命,就一定要代表老百姓的利益,不是一时代表他们,而是一生代表他们。不光是自己代表,还要告诉你们的儿子、孙子,子子孙孙都要代表老百姓的利益。要代表老百姓,就要真正了解老百姓的衣食冷暖,为他们的利益去吃苦,去奋斗,去牺牲。”

说到这里,毛泽东从鼓鼓囊囊的口袋里掏出半截子烟点燃,吮了吮下唇,使劲抽了一口。他接着说:“当然咯,吃苦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你们现在来到延安,这里的生活就很苦,蚤子多得很,咬起来很厉害,痒得没有办法。但你们不要怕,延安的蚤子也有革命性,可以考验,谁经不起它咬,过不了这一关,谁也就无法和劳苦大众打成一片,无法革命到底。”这番话幽默风趣,引得同学们一阵阵欢快的笑声。

毛泽东接着说:“准备吃苦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你们年轻人不要图虚荣爱面子,尤其是你们中间从城市来的同学们,更要注意这一点。要讲究实际,比如到合作社去吃饭,要把饭菜都吃光,然后用馒头把盘子里的油蘸干净吃下去,不要不好意思哟。”毛泽东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蘸碗底的动作,同学们忍不住笑起来。

听了毛泽东的讲话,雷英夫心里受到了很大震动,让他没想到的是毛泽东穿的竟然是补丁布衣,吸的竟是烟屁股,讲话又是那样平易近人、通俗浅显而又能让人品味出其中的大道理来。于是雷英夫更加坚信,从千里之外历尽艰辛来到延安,真正算是走上光明的大道,对自己人生道路的抉择感到由衷的欣慰。

学校领导宣布散会的话语还未讲完,同学们就呼啦一下子全都站了起来,前排的同学争先恐后地和毛泽东握手。

雷英夫当时离毛泽东很近,只有几步远,自然占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毛泽东微笑着握住了他的手,那目光慈祥而和蔼,使他感到无比的温暖。突然,他灵机一动,马上顺手递上学校刚发的笔记本,想请毛主席给题个座右铭,可一激动,好半天竟说不出话来。毛泽东看着他笑了笑,明白了他的请求,接过雷英夫的笔记本,在扉页上写下了两个道劲有力的大字:“斗争”,并签下名字:“毛泽东”。雷英夫赶紧立正给毛主席敬礼。毛主席又伸出手来,再一次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斗争”两个大字,从此就永远铭刻在雷英夫的心中。

毛泽东向周恩来热情推荐18岁的雷英夫

一个人在事业上有多大作为,除了勤奋和天赋条件之外,机遇有时会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

对雷英夫来说,是毛泽东给了他最大的机遇,毛泽东的一句话,使他进入到中国革命军队的高层决策人物周围。从此开始,直到新中国成立以后的许多年,雷英夫长期在统帅部,在最高核心机关工作。

1938年11月,陕北高原的延安已是寒风凛冽的季节。一天,六大队一队指导员姜达生乐呵呵地对雷英夫说:“中央军委为了加强八路军、新四军的参谋工作,决定在抗大总校成立一个参谋训练队,要从每个中队挑选两名学员去学习,经组织上研究,决定让你去。”

到了参训队报到那天,雷英夫才明白,对参训队,毛泽东、中央军委、总参谋部都相当重视,学员名单都是经中央有关部门严格审查的。要求必须是党员,必须是知识分子。其中有不少是经过长征的工农老干部。毛泽东、陈云、滕代远、王若飞等中共高层领导人都亲自来讲课。

1939年春天的一个早上,毛泽东来给参训队队员讲课。他清了清嗓子,习惯地挥了一下手臂说:“今天我给大家讲中国革命的战略问题……”

可以说,毛泽东讲的十个问题集中到一点,就是用马列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实事求是地研究中国革命战争,既不照搬本本,又不脱离理论的指导。课间休息时,雷英夫无意间发现,毛泽东一边在喝茶,一边却指着他问代总参谋长滕代远,好像是在问他的名字。不大工夫,滕代远就来找他说:“毛主席想看看你的笔记本,看你是不是都记住了要点。”

此后不久,雷英夫被调往重庆中共南方局叶剑英参谋长身边工作。后来他才知道这是毛泽东的决定。

原来,毛泽东那次来参训队讲战略课,课堂休息时,在看了几个学员的笔记之后,指着其中的一本笔记问代总参谋长腾代远:“这个娃娃的情况了解吗?”

滕代远一眼看清毛泽东指的是雷英夫的笔记本,马上胸有成竹地说:“他呀,了解了解,他叫雷英夫,河南洛阳孟津人,来延安是被逼上梁山来的。”

毛泽东一听来了兴致,呷了一口茶继续问道:“哟,说说看,怎么个被逼上梁山来的!”

滕代远对雷英夫比较了解,他说:“他原来在洛阳中学读书,只读了一年半的初级中学,因为只差16元钱交不上学费,学校限令按期交齐,否则只能退学。”

“噢。”毛泽东眉头微皱,目光中带有几分同情。“那后来呢?”毛泽东追问。

“后来因求学无钱,求亲告友又未遂愿,想考铁路上的扳道工,没人做保,缺少押金,铁路上拒不收留。后又去考小学教员,校方倒是看中了他的才气,可又因缺钱作押金,又被拒之门外。此后又考上了文书,因缺保人,又没干成。后来亲友相助,介绍他到一家布店当了学徒工,四年才能出师,可他只干了一年,就跟贪得无厌的老板闹翻了。眼看求生无路,便风高夜黑奔‘梁山’来了。”

“布店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毛泽东说这句话时颇动感情。他将手指在桌面上轻轻一碰,说:“等他毕业,把他调到我身边,给我当参谋。”说完,毛泽东用征询的目光看看滕代远。

滕代远非常敬服毛泽东辨才识才的眼力:“这娃娃别看初中未毕业,可思维敏捷,遇事总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从不人云亦云,且写得一笔好字,一手好文章。”

毛泽东眯起了眼睛:“噢,代总长是不是有点舍不得啊?”

滕代远笑了说:“老实说,我不是没有把他留在总参谋部工作的想法,眼下既然主席看上了,那当然是再恰当不过的安排咯!”

不过,后来雷英夫未能到毛泽东身边当参谋,这其中的变化,也颇有些曲折。那是1939年秋,周恩来从重庆回到延安,向毛泽东汇报工作时说:“叶剑英已经在重庆展开工作,眼下南方局工作任务艰巨,他那里急需两名得力的参谋帮助工作。”毛泽东拍拍前额,然后又用手轻轻梳理几下长长的头发,似乎是经过深思熟虑地说:“那好吧,我给你推荐一个。”毛泽东点着头说:“抗大参训队有个18岁的娃娃,他叫雷英夫,很好,很突出。对军事有一定研究,特别在理论上很有前途……你看怎么样?”

“主席推荐的还能差吗?就是他了!”周恩来十分高兴。几年之后,周恩来才从滕代远口中得知毛泽东把准备留在身边的参谋让给了南方局。

1939年8月,雷英夫和张清化到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报到,给叶剑英做参谋,对外的公开身份是十八集团军参谋。

毛泽东在延安王家坪召见雷英夫

1941年皖南事变后不久,叶剑英奉调回延安担任中央军委参谋长。临走之前,他对雷英夫说:“同我一起回延安去吧,延安会有更适合你的岗位。”

刚回延安时,雷英夫在军委总参谋部作战局当了一段时间副科长、科长,后来又到叶剑英身边当了军事秘书,同时还兼任《解放日报》军事副刊的编辑。

1942年6月下旬,雷英夫奉叶剑英之命,写了一篇题为《苏德战争一年》的文章,对苏德之战一年来的情况作了一些综合分析,并提出一些个人的看法。没想到《解放日报》作为重要文章在突出位置连载了两天。

一天,叶剑英去看毛泽东,发现毛泽东的桌子上放着一份《解放日报》。那份报纸上就刊有《苏德战争一年》的文章,上边还有毛泽东圈圈点点的标记。谈话中,毛泽东问叶剑英:“这篇文章你看过吗?”

叶剑英探身一望,说:“看过看过,是小雷写的。”

“就是我推荐给你的那个雷娃子?”

“是的。”叶剑英连连点头。

“出息啦,有出息啦!”毛泽东一边点着火抽烟,一边赞许地点头:“我想见见他呢!”

消息很快在王家坪传开了。

那天正逢周末,晚饭后,王家坪的桃树林里张灯结彩。雷英夫正在想见到主席后该说点什么,突然,一只手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回头,才发觉是朱德和叶剑英站在他身后。叶剑英笑着说:“主席已经来了,在等你呢!”

雷英夫顿时脸涨得通红,既兴奋又紧张。他跟着朱德、叶剑英一边走,一边心里犯嘀咕:“该说点啥呢?”

正嘀咕着,一个魁伟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蓄着长发的毛泽东脸色黑里透红,两眼炯炯有神,上衣有几块不起眼的小补丁,裤腿上却是两块大补丁,举止潇洒随意。几米之外,毛泽东在对雷英夫点头微笑。

“主席,这就是英夫同志。”叶剑英把他介绍给了毛泽东。

“认识认识。”毛主席一边笑着,一边打量着他,脸上那长者的爱抚及温和,顷刻间使他如释重负。“英夫同志,你好吧?”

一句话,又让雷英夫不知所措了:“好,主席……”毛泽东握着他的手说:“你写的《苏德战争一年》我看了,很好,准确地反映了战争的情况和我党的观点,文字也通顺,有说服力、也有吸引力,我一口气把它读完了。”

“不,不,写得不好!”雷英夫显得十分腼腆。

“还是要实事求是的,文章写得好就是好,不好我也不会说好的么!”毛泽东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报社交给我的任务,勉强算是交了差。”雷不好意思地说。

“挺好,挺好。”毛泽东此时看了一眼叶剑英,又继续说道:“听叶参座讲,舌战群儒的演讲稿也是你执的笔,还有南方局揭露皖南事变真相的传单,也都是你写的?”

“不是,不是的,那是……”他忙不迭地摇头解释,可越解释越觉得语无伦次。

叶剑英微微笑着说:“哎,在主席面前可不能乱谦虚哟,是你写的就是你写的么!”

雷英夫连忙趁机解释道:“那两篇是我执的笔,但严格讲,版权并不属于我,方针、政策和策略是主席和党中央制定的,我不过是抄抄写写,剪剪贴贴……”

毛泽东点燃了一支烟:“当然啰,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抄是有的,但主要还是写的嘛,可不能小看了自己哟。叶参座舌战群儒为党立了大功,这中间自然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嘛!”

听着毛泽东推心置腹的话,雷英夫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雷英夫向毛泽东汇报,精确计算出美军登陆的时间和地点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很快,朝鲜人民军仅用约两个月的时间就把美国扶持的李承晚所部军队赶到了朝鲜半岛东南角洛东江一带。此时苏联和朝鲜领导人似乎对形势估计都过于乐观,盲目以为胜利在即。此时工作在中央军委总参谋部作战室且又兼任周恩来军事秘书的雷英夫,与参谋们日夜严密注视着朝鲜战局。经过分析,雷英夫认为美军极有可能调运驻扎在日本的两个战略预备队参战,并且是要采取搞突然袭击的办法,在朝鲜西海岸蜂腰部仁川港实施登陆,企图截断朝鲜人民军的后路。

8月23日,雷英夫把自己的这一判断告诉了周恩来,并从6个方面陈述了自己的看法。周恩来立即将雷英夫的预测和判断,通过电话向毛泽东作了简要汇报。毛泽东在电话里说,请周总理带雷英夫即刻来一趟。当周恩来一行人赶到中南海丰泽园菊香书屋毛泽东的寓所时,毛泽东正根据摆在面前的厚厚的一大摞电报,在仔细研究有关美军的最新动态。毛泽东一边抽烟,一边听雷英夫汇报关于朝鲜战局的6条意见,并不时地用铅笔在面前的稿纸上写上几笔。

雷英夫一口气汇报完毕,毛泽东只是不住点头,没有插话,两眼一直在看着他,末了郑重地讲了6个字:“有道理,很重要。”

在场的周恩来表示了相同的看法。毛泽东起身在屋内踱步。他一边抽烟一边说:“据报告,美、英舰队正在向朝鲜海峡调动,飞机也在调动,看来美军如有大的行动,很可能就是最近。”说完,毛泽东把征询的目光再一次投向了雷英夫。雷英夫谈了自己的意见:“主席,对美军的登陆时间我们也作了预测。9月15日是大潮日,美军很有可能就在这一天实施仁川登陆。”“啊,如此精确,能不能谈得更具体点?”毛泽东对这个登陆时间似乎很感兴趣。

雷英夫接着说:“我们对9月至11月的朝鲜西海岸海潮作了仔细研究,发现有3个最佳日期可供选择:9月15日、10月11日和11月3日。在这3个最佳日期内,各有2至3天的好时机。仁川海岸可供靠岸利用的时间,每12小时内只有3小时,如果以9月15日为登陆日,那天的涨潮最高位时间共有两次,一次是上午6时59分,另一次是下午日落35分钟后的19时19分。9月15日比另外两次时间相对更有利也更为可能。所以,我们认为美军极有可能把登陆的时间选定在9月15日。”说完,雷英夫顿时觉得有点忐忑不安。在最高统帅即将实施重大决策的时侯,竟敢用如此精确的时间判断提供参考意见,不免有点冒失,一旦有误,他知道这将会带来多大危害、自己该负有多大的责任。

毛泽东又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当他缓缓吐出憋在胸中的烟团时,便发出一道在心中酝酿已久的命令:“立即通知情报部门严密注视朝鲜和美、英、日三国的动向。立即把我们的看法向斯大林和金日成通报,以供他们参考,希望朝鲜人民军有后撤和在仁川防守的准备。立即通知我东北的十三兵团要加紧准备,八、九两个月一旦有战事,能立即行动。”

三道命令,由周恩来亲自布置落实。

果然,1950年9月15日晨5时,美军实施仁川登陆了。美军70岁的司令官、五星上将麦克阿瑟站在麦金莱峰号旗舰上亲自指挥了这场登陆作战。

美军在仁川登陆之后,毛泽东在周恩来面前表扬了雷英夫他们。他说:“不要什么都认为美国如何如何,我们的小参谋能预测出麦克阿瑟的登陆时间和地方,而且是那样精确,这可以说在军事历史上都是不多见的。我们的小参谋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