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全球治理视阈下的各国反分裂斗争

反分裂是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的集政治、经济、军事、法制于一身的综合性课题,也是当前全球治理的难点。

分裂活动是危及国际社会和平与发展的“毒瘤”

联合国前秘书长加利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每个种族、宗教或语言集团都要求建立国家,那么世界将会出现一种完全支离破碎的情景,全人类的和平、安全与经济利益都将更难以实现。” 因此,他警告说:“以种族、宗教社会、文化和语言为借口进行反叛斗争,正在威胁着国与国之间的和睦关系。”

政治学意义上的分裂是指现存的、国际公认的国家的一部分寻求从现属国家中正式脱离,建立新的主权国家的行为。分裂主义是指旨在破坏国家领土完整,包括把国家领土的一部分分裂出去或分解国家而使用暴力,以及策划、准备、共谋和教唆从事上述活动的行为,并且是依据各方国内法应追究刑事责任的任何行为。当今世界的国家分裂活动危害性巨大,而国家分裂后的体制重构和社会经济修复需经过漫长的岁月甚至几代人的努力方能得以完成。

在当今世界上,存在着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三股势力,其中分裂势力的活动危害性最大。“三股势力”各自的表现形式虽有所不同,但本质并无根本不同,从一开始就是沆瀣一气,同流合污。

分裂活动危害巨大。作为曾经的社会主义国家,南斯拉夫是一个典型的反面教材。自1992年下半年以来,南斯拉夫国家分裂引发地区内战已使2万多人死亡,5万多人受伤,5万多人失踪,几百万人无家可归,形成欧洲50年来最大的难民潮。

而作为西方发达国家,加拿大多年来受魁北克独立活动困扰,经济社会发展都受到诸多负面影响。一旦魁北克省独立,加拿大将丧失大约六分之一的国土、五分之一的人口,将大大削弱其国家实力和国际影响力。近三四十年来,出于对“魁独”的担忧,原先在魁省的一些金融家、企业家及大量居民移出魁省,这造成了魁省人才流失、经济失血,使多数魁北克人都认识到,如果魁北克脱离联邦,各方面的损失将是不可弥补的。加拿大坚决打击“魁独”活动,体现了加方维持本国国家安定以及地区经济社会良性发展的意愿。

历史上,殖民主义者往往对弱小民族采取“分而治之”的政策,蓄意对其领土进行分割,不断挑起当地的民族矛盾,为这些国家的民族危机埋下祸根;同时利用一些国家暂时的政治、经济困难,拉拢国内某些派别打击另一派别,制造他国内部矛盾。当前,所谓的“东突厥斯坦”论调,就成为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国外反华势力企图分裂中国、肢解中国的政治工具和行动纲领。

国际社会与各国采取多种措施坚决反分裂

因为全球系统性问题的涌现,全球治理既涵盖传统治理模式,也面对诸多非传统安全挑战,但是各类打着“民族自决”旗帜的分裂活动始终是全球治理的痼疾所在,需要国际社会广泛合作,达成共识,形成合力。

长期以来,因为分裂活动的显著危害,包括美国在内的各主要大国都把不惜一切代价反分裂作为其首要的排他型战略。美国前总统林肯曾经论述过一国之内的地理依存,他说“一座房子不能从中间裂开”,同时美国“南北战争”也成为当今主权国家开展反分裂斗争的经典教材,美国在南北战争之后迅速跃升为全球第一强国,除了美国把握住了几次难得的战略机遇外,更重要的是美国在南北战争前后从法制建设、军事斗争和国民教育等多方面地建构起保障国家统一的综合性框架体系。通过南北战争,美国上下认识到,维护统一、反对分裂是确保美国高质量生存与高速度发展的基本前提。英国《泰晤士报》曾经组织了8位英国顶尖国际和政治评论员组成的一个专家委员会对43位美国总统分别以不同的标准进行了排名,在最伟大总统排名中维护美国国家统一的林肯名列第一。

制度建构是各国反分裂斗争的核心所在。从苏联、南联盟、非洲一些国家分裂的历史教训看来,由于制度建构存在重大缺陷,从而导致国家在反分裂的过程中存在国家机器系统失灵的惨痛教训,这些国家内部的分裂势力在国家面临政治和经济危机的过程中寻找法律漏洞,反诉各国中央政府在反分裂过程中直接违宪或者违反相关法律,或者没有相关法律为国家反分裂提供有力支撑。这使各国在反分裂斗争中反而陷入道义与法制的悖论之中,也为国际势力干预提供了主要切入点。例如,针对魁北克分裂势力要求独立,加拿大政府采取司法诉讼和立法这两种重要的手段来加以约束。1999年12月,联邦政府又推出“清晰法案”。有两个最关键的内容:其一,分裂势力在就独立问题组织公投时必须设问清晰,不得有丝毫倾向性,防止政治人物用模棱两可的词汇误导民众;其二,“清晰法案”还规定必须有清晰数量的民众支持,不仅仅是魁北克人的支持,而是整个加拿大人都要支持。在这部“铁法”面前,魁北克分裂势力受到沉重打击。

当前,各国都将反分裂斗争纳入本国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之内。2017年10月,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不顾西班牙宪法法院裁定,举行所谓的“独立”公投,西班牙政府随即收回加区自治权。2019年10月14日,西班牙最高法院判处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前副主席奥里奥尔·洪克拉斯等9名加区“独立派”前高官入狱。之后,巴塞罗那持续爆发抗议活动和冲突。暴力示威者破坏公共设施、攻击警察,使城市陷入动荡不安,警方则用警棍、装甲车等进行“清场”,欧美各国都对西班牙政府的反分裂举措予以支持。

经济发展是反分裂的现实基础。德国的统一与苏联的解体是相继发生的,尽管有国际大环境的影响,但是从两国的经济运行轨迹上判断,恰恰是苏联经济的崩溃与西德经济的崛起具有极强的关联性。当时的德国总理科尔不断斡旋,给经济处于崩溃边缘的苏联以经济援助,换取苏联对其实现国家统一的许可,而苏联面对经济、意识形态等内外因素交困最终走向解体。

军事斗争在反分裂中的作用不可或缺。20世纪90年代后,俄罗斯一度面临车臣分裂势力破坏国家统一、制造恐怖事件,气焰非常嚣张。1999年下半年,普京总统执政后痛下决心,动用军事手段遏制民族分裂主义,全面展开了第二次车臣战争,并获得胜利。同时,双管齐下,在加紧清剿车臣非法武装,消灭其有生力量的同时,倾注巨大财力加快车臣法制建设和重建恢复,并取得初步成效。在和平时期如何发挥常备军力的重要作用,有效压制分裂势力的叛乱,这是一个重要课题,而俄军在车臣战争中开创了非传统的打击非法武装的新战法,包括统一指挥、灵活编组、先围后歼等等。为稳定国内局势,维护俄罗斯联邦的统一和领土完整,1993年12月12日,俄罗斯通过了新宪法。新宪法抛弃“双重主权论”,规定主权仅属于俄罗斯联邦;剥夺联邦主体的“自由退出权”。

文化融合与族群融合是反分裂的重要举措。美国作为移民国家一度缺乏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南北战争之后,美国十分注意维护国家统一、加强不同族群之间的团结教育,特别是在民族融合、国民教育方面十分注重美国的爱国主义教育。美国将维护国家统一的内容写入忠诚宣誓的誓言中,即每个美国公民,其天职和首要义务就是保卫美国的完整和统一。

中国反分裂任重道远

当前,亚太地区的共同安全与各国合力反分裂斗争紧密相连。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对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这三股势力,必须采取零容忍的态度,加强国家和地区合作,加大打击力度,使本地区人民都能在安宁祥和的土地上幸福生活。当前,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在反分裂问题上对人对己采取双重标准,致使一些分裂势力有恃无恐,对于所在国及地区安全带来巨大挑战。

中国反分裂斗争将是长期和复杂的,深入进行反分裂斗争,是新时代开展伟大斗争的重要内容,针对一些分裂势力的新特点和新动向,我们应提高警惕,借鉴国外反分裂斗争的经验,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打好反分裂斗争的主动仗,有效维护自身的核心国家利益。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