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被妖魔化多年的奥数被叫停,家长为何更焦虑?

日前,教育部紧急叫停了原定在3月10日举办的第23届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决赛,而此前,其还先后叫停了迎春杯、走美杯等小升初的热门奥数杯赛——全国几乎所有奥数杯赛都被叫停了。

教育部发文态度坚决,严禁任何类型和形式的竞赛类活动和比赛。

教育部下发的通知,对焦灼于“小升初”的家长来说,犹如炸雷。要知道这些竞赛都是“小升初”加分项,一旦取消了,不仅孩子那几千道奥数题白刷了,还失去了上名校的敲门砖。

有家长表示:“本来我们瞄准了小升初考华育(上海的一所民办初中),我感觉孩子完全可以凭本事进。现在好了,证书都没法考了,怎么进名校?靠关系?靠钱?”

(小机灵杯获奖证书 资料图片)

创办于1986年的“华杯赛”,由数学家华罗庚从苏联引进,有3000多万名少年儿童参加了比赛。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它就已经声名狼藉。早在2003年,北京市就下发相关禁赛通知。2005年,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范伯元说“简直是毁孩子,奥数是最无聊的一种比赛”,并叫停“迎春杯”;2009年成都发誓要斩草除根;2012年,时任教育部长袁贵仁公开发声,打击奥数上升到国家层面。

吊诡的是,被打击了二十年,奥数总能满血复活,甚至还活得更好。人们一边骂奥数,一边把孩子送到奥数班去;而在人们的反对声中,奥数成绩一直是“重点”或“名校”的小升初和中考录取的标杆。曾被叫停过的“迎春杯”,也在2013年更名为“数学花园探秘”,屹立不倒。

不拆“择校”这座庙,怎么刹住全民奥数之风?对此,全社会都心知肚明,甚至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那些关掉学而思、停办杯赛的地区,家长甚至公开羡慕可以通过奥数择校的地区——起码还有一条不拼爹不拼财力,靠自己的努力明刀明枪竞争的通路。

升学的魔杖把孩子们赶进同一个课堂。如果实行均衡的教育,不搞那么多公立的“重点”和“名校”,如果这些“高人一等”的学校不把奥数作为录取新生的要求,奥数怎么会被妖魔化成今天这种状态?换句话说,是奥数危害了教育,还是教育搞坏了奥数?

如今,奥数在被工具化和被妖魔化之间摇摆,别无选择。

令人欣慰的是,近期教育部发布了规范基础教育竞赛活动、治理整顿校外培训乱象等政策,被各界视为史上最严的“禁令”。对此,大家也都寄于很大希望,期待能够彻底扭转校外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强化应试等问题,真正有效减轻学生负担。如今“华杯赛”决赛暂停,就是受到“禁令”的影响,显然此次教育部对校外培训、竞赛活动的整顿行动,已经发挥了一定的效果,各种竞赛活动势必要大幅度降温了。

在校外培训的诸多弊病里,以全民奥赛为典型代表,其社会影响最大,问题也最为突出,长期饱受家长和学生诟责。本来,奥赛就是一种难度很大的竞赛项目,真正适合学奥数的学生,经专家研究不超过5%,在老师指导下适当学点奥数,也就足够了,根本不用把孩子送到培训机构。可是,很多学校将奥数当做入学标准,甚至与培训机构合作,就使得奥数沦为全民竞赛,很多学生都属于被迫参加奥数培训。

因此,在“华杯赛”暂停后,可藉此机会,对奥赛进行规范化管理,斩断奥赛利益链条,打击违规办培训班、竞赛活动的行为。同时,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彻底的清理整顿,将未获得审批资格的培训机构,一律予以关停,对违法违规行为依法予以处罚。

义务教育阶段不是要选拔掐尖,所以这类杯赛应该永久停办。高中阶段可以适当选拔,为高校输送尖子生。小学的各类竞赛简直就是搞笑,学生在这个阶段理解能力差距非常大,随着年龄的增长到高中阶段,大家的理解能力基本持平,这时候才适合选拔。要知道绝大部分超前教育,在教育对象有了成熟思维之后,基本都会被拉平的。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