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蒂勒森被开除,“特朗普主义”发力?

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过推特宣布,解除蒂勒森美国国务卿职务,并委派现任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接任该职,中央情报局局长也由十分强硬的现任中情局副局长哈斯派尔接任,一连串的重要人事变动在同一时间公布,表明特朗普总统解除蒂勒森的国务卿职务实际上是蓄谋已久。尽管有关蒂勒森的离任已经传言半年时间了,如今也算尘埃落定,不过蒂勒森被开除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其与强势总统特朗普的不和,至于继任国务卿蓬佩奥,可能会更能体现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意图,但也会使得美国对外政策的“特朗普主义”会更加凸显。

政见不合终究要分手

2016年12月,蒂勒森被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提名为新任国务卿,被认为是特朗普企业家内阁形成的重要信号,并且普遍看好这对企业家组合。不过如今一年多时间过去了,特朗普与蒂勒森的分歧却是不断显现,在外交政策上的分歧公开已多次出现。

在朝核问题上,特朗普曾三番五次对朝施压,甚至不惜一战。蒂勒森认为对朝政策主要以外交谈判最为适宜,并曾公开发表四不原则,且和国防部部长联合发表文章表明态度。不过特朗普却公开指责蒂勒森试图与朝鲜谈判是不可取的。如今,特朗普却是来了个乾坤大挪移,宣布要直接与金正恩会晤,此时正值蒂勒森在非洲访问,想必国务卿并没有参与如此重大决策多少。

在伊核问题上,特朗普扬言要退出伊朗核协定,这使得国际社会认为解决伊朗核问题的努力可能前功尽弃。蒂勒森则认为此举不妥,这不仅关乎中东地区局势,也影响美国与其他大国之间的合作,主张美国应该继续维持伊核协议。如今两者在伊朗核问题上的分歧更是被认为是导致特朗普解除蒂勒森国务卿职务的重要原因。

除了在两大核问题上的重大分歧显现外,两者在拉美问题、气候变化、对政策等方面也有不少分歧等。此外,蒂勒森与国务院内的职业外交官相处并不融洽也影响了其外交政策的开展。归根结底,两者的分歧源自价值观和行为风格的差异,特朗普更多偏好双边主义,蒂勒森并不排斥多边主义;特朗普更像行动派,而蒂勒森更像谋划派,原本可以互补的组合由于特朗普的强势而问题不断,渐行渐远。

瞄准连任开始拼业绩

不过蒂勒森并不孤独,最近离开特朗普的高官非常多,通讯主任希克斯、首席经济顾问科恩等相继离职。不过令蒂勒森比较尴尬的是原本特朗普给了他辞职机会却没有把握,最终不得不被特朗普扫地出门。尽管特朗普在解除宣言中肯定了蒂勒森过去一段时间的工作表现,并表示自己与蒂勒森相处的非常愉快。但谁都知道这不过是政治家秀恩爱的客套话。对于特朗普而言,如何让美国再次伟大,不仅需要特朗普的意志得到全面不打折扣的落实,也需要通过连任来争取更多的大展宏图的时间。

前不久,特朗普已经公开宣布要参与2020年的总统竞选,这就意味着进入总统二年级的特朗普必须拿出点本事出来,没有点业绩恐怕是没有资本来竞选总统连任的。为了使得特朗普总统这艘大船更加行稳致远,特朗普要把自己的舵手意志体现了更加淋漓尽致,其核心是要坚决贯彻“特朗普主义”。与此同时,特朗普作为一位性格强势的总统,更多是需要“特朗普主义”的执行者而非谋划者,因此选择一批能更好地执行特朗普政策的志同道合者,至少在特朗普本人来看对于连任有利的。

外交对于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而言,无疑是总统业绩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特朗普与蒂勒森在外交政策上的分歧不断显现,特朗普逐渐意识到,为了积累政绩,国务卿必须换人。在纠结了一段时间之后,留给特朗普拼业绩的时间越来越少,所以换掉蒂勒森就在所难免。

新国务卿意味着更加“特朗普主义”?

一年多来,特朗普的团队一方面是重要的位置长期空缺,一方面是许多重要幕僚或官员不断离职。比如总统国安顾问弗林、白宫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白宫发言人斯派塞等多名人士被特朗普解职或是被迫辞职。有统计表明,特朗普上任第一年中,白宫的人员流动率达到34%,是奥巴马同时期的三倍和里根同时期的两倍,突破了历史记录。

在特朗普身边来来回回,最后能够留下的要么是跟特朗普趣味相投,要么是和特朗普达成了政治交易。对于新任国务卿蓬佩奥,特朗普的评价很高,称蓬佩奥充满干劲,有着无穷的智慧,而且在想法上总能跟特朗普“在一个频道上”。这也意味着蓬佩奥是一位成色更高的“特朗普主义者”,能够更好地在外交领域贯彻特朗普的意志。

蓬佩奥毕业西点军校的军人背景,曾参与茶党的激进政治立场,都折射出其对外政策比较强硬,更符合特朗普的胃口,但这也可能意味着“特朗普主义”在美国外交中体现的会更佳明显,美国国内对“特朗普主义”的外交政策的约束会削弱。

(凌胜利,外交学院国际安全研究中心秘书长、副教授)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