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海疆在线 · 正文

淞沪抗战中,军民怎样联合御敌

导读

中国军队不畏强暴,以血肉之躯与敌拼搏,有力地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催促了中华民族的觉醒。中国共产党人竭力支持和援助军队抗日,身体力行投入御敌第一线,以自己的政治主张、坚定意志和模范行动,在淞沪战场上积极开展军民联合抗敌,为民族自卫战争开辟了一条胜利之路

1932年1月28日,中国第19路军和第5军在上海及全国人民的声援下,在波澜壮阔的民族抗日救亡运动的推动和支持下,立志捍卫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公然违抗当时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主义,在敌强我弱、实力悬殊的态势下,大义凛然、奋起抵抗,打响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第一仗,在中华民族反侵略战争史册上留下可歌可泣的篇章。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中国共产党人以自己的政治主张、坚定意志、模范行动,支撑起全民族救亡图存的希望,引领着夺取战争胜利的正确方向,成为夺取战争胜利的民族先锋。”一·二八淞沪抗战的历史进程,充分证明了我们党的特殊地位和重要作用。

中共发出坚定抗日主张

动员“民众自动武装起来”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全国人民强烈要求国民政府“息内战”“抗倭寇”。但国民党当局无视人民的正义要求,一味推行不抵抗主义。在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中国共产党率先发表坚决抗战的政治主张,毅然举起了反侵略战争大旗。

从9月20日起,中国共产党临时中央局和中央工农民主政府接连发表《为日本帝国主义强暴占领东三省事件宣言》《关于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满洲事变的决议》《中国共产党为日本帝国主义强暴侵占东三省第二次宣言》等宣言和决议,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的目的就是要掠夺中国,从而把中国完全变成它的殖民地;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早于预定的计划”,是国民党当局推行卖国外交的必然结果,号召“民众自己武装起来驱逐日本帝国主义”。

在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前一天,中共中央发表《中央紧急通知》和《告全国民众书》,指出“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了东三省,占领了热河,现在又想占领上海了”。同时,强调“党应该动员无产阶级与一切劳苦群众给敌人的进攻以致命的打击”,号召“民众自动武装保卫上海的劳苦群众与革命运动,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反对国民党”。

抗战爆发后,中共中央和中央工农民主政府又先后发表《为上海事变第二次宣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宣布对日战争宣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为宣布对日宣战告全世界无产阶级及被压迫民族通电》《关于动员对日宣战的训令》等文件,向全党指出一·二八淞沪抗战“明显的带有民族革命战争的意义,因此我们党的任务……是积极地加入这一战争”。

同时,明确上海党组织的三项中心任务:一是召开各地群众团体的反日代表大会,通过反日斗争纲领,公开领导当时正在开展的反日斗争;二是除了扩大反日群众组织以外,必须立即通过义勇军的组织形式,把民众武装起来,尤其是武装工人群众;三是开展争取19路军士兵的工作,并要求各级党部大规模地组织慰劳队、看护队、运输队、交通队等上前线支援19路军抗战等。

此外,中共中央还提出动员群众进行反日斗争的三个主要口号,即“罢工罢课罢操罢岗,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民众自动武装起来,驱逐日本帝国主义的海陆空军出境”“民众自动武装起来,反对投降帝国主义、出卖民族利益的国民党政府”。

中国共产党在一·二八淞沪抗战期间发表的政治主张,既明确又具体。总的可归纳为:坚决揭露日本侵略中国的目的及其杀害中国人民的罪行,坚决反对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主义,提出全党的中心任务是开展组织发动群众的反帝国主义运动,远见卓识地提出对日本帝国主义宣战,号召全国人民奋起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反对日本占领东三省、反对日本侵略上海;把抗日作为中国共产党一项神圣而坚定的主旨,并且一以贯之地坚持下去,在全国人民面前竖起了一面抗日救国的大旗,为中国人民赢得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指明了方向。

纱厂工人开展反日罢工

文艺界人士勇揭日军暴行

为实践自己的政治主张,一·二八淞沪抗战后,中国共产党领导上海各级党团组织和群众团体积极开展抗日救国斗争,声援和支持浴血奋战的前方将士。中共江苏省委积极领导上海工人开展反日大罢工,发动文化艺术界深入前线开展抗日救国工作,开展各种形式的抗日救亡活动,形成了淞沪地区军民联合抗敌的生动局面。

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上海工人阶级,是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坚力量。一·二八淞沪抗战枪声一响,中国共产党立即号召全市各业工人举行总同盟罢工,以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进攻上海。1月30日,上海市总工会发出通告,宣布自即日起实行总罢工。同日,由中共江苏省委组织发起,召开上海各厂代表大会,成立上海工人总同盟罢工委员会。在一·二八抗日罢工斗争中,沪西日资纱厂的反日大罢工规模最大、时间最长、影响最广。其中,17家日资纱厂4万多工人在中共中央派来的刘少奇、罗登贤、张浩等具体指导下,以高昂饱满的反日情绪,克服种种困难,参加各项抗日活动,长达3个月之久,沉重打击了上海日商工厂、银行和商店等。

上海进步文化界,是抗日救亡运动的生力军。一·二八事变前后,在中共中央委派的冯雪峰、瞿秋白等直接领导下,上海进步文化界始终坚持抗战、支援前线,开展了以抗日救国为内容的文化活动。2月8日,上海文化界一批知名人士在冯雪峰的帮助下,成立上海著作者抗日会,由陈望道任书记。2月23日,上海文化界反帝抗日联盟举行盟员大会,决定扩大组织、发表宣言、发动盟员赴前线慰劳抗日将士。

同时,鲁迅、茅盾、郁达夫、胡愈之等43位文化界知名人士发表“上海文化界告世界书”,巴金、李达、许德珩、阳翰笙、周扬、胡愈之等129名爱国人士发表“中国著作家为日军进攻上海屠杀民众宣言”和“致全世界著作者及文化团体书”,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真相,呼吁全国民众与日本帝国主义作决死战争,号召全世界著作者、思想家及一切文化团体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而共同奋斗。上海著作者抗日会还通过会员,利用各自的报纸杂志,如袁殊等创办的《文艺新闻》、邹韬奋等创办的《生活》周刊,发表抗日文章,号召全国人民支援19路军抗日。同时,出版《上海的烽火》《上海事变与报告文学》等书籍,揭露日军暴行,宣传19路军英勇抗日事迹,鼓舞抗日军民的斗志。

夏衍、楼适夷、丁玲、白薇、钱杏邨等作家还深入前线部队进行战地采访,写出了许多战地通讯报道和报告文学,及时讴歌抗战、鞭挞侵略,弘扬民族抗战精神。剧作家田汉还带了一批话剧演员和音乐工作者奔赴前线,用活报剧、歌唱等文艺武器来鼓舞士气。电影工作者深入前线,拍摄19路军英勇抗日的纪录影片,并赶制一批以抗日救亡为主题的动画片,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当时,聂耳创作的《义勇军进行曲》也常常响在淞沪上空。在一·二八淞沪抗战烽火岁月里诞生的中国抗战文化,以浓郁的爱国主义激情和别具一格的艺术风格,早已融入海派文化的城市血脉之中,也成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有力武器。

在中国共产党组织发起的援助大军中,上海妇女界功不可没。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后第三天,宋庆龄、何香凝冒着严冬和炮火,亲赴19路军指挥部,高度赞扬将士奋起抗战的义举,勉励他们为中华民族血战到底。宋庆龄、何香凝还多次到吴淞、东塘、闸北等前线阵地巡视,向战士慰问、致意。上海妇女界还组成“上海妇女界慰劳护国将士会”“国难战士救护队”“妇女捐助军用服装会”等妇女团体,奔走于枪林弹雨的战场,服务于伤病医院,活跃于募捐慰劳抗日官兵的行列中,无愧于抗日援战的巾帼英雄。

义勇军打退海陆空进攻

学生扛起保卫指挥部重任

领导上海民众反日救国联合会的斗争,组织直接参战的民反义勇军,是中国共产党在一·二八淞沪抗战期间支持和援助19路军的一出“重头戏”。

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后,随着各地义勇军踊跃请战,中共江苏省委立即委派宣传部长杨尚昆向民众反日会发出指示:即刻成立义勇军委员会,分工发动群众,建立义勇军,并以闸北、沪西、普陀、浦东的工厂为主,其中沪西民反义勇军为中坚。民反义勇军内设党团组织,由民众反日会党团和中共中央军委直接领导,季苏任党团书记,孙小保任军事指导员,并逐步发展至近3000人。

1月31日,民反义勇军总部在闸北前线中兴路宝兴坊设立前方办事处,与19路军太阳庙前线指挥部仅相隔一条马路。由此,二者很快建立了联系。民反义勇军开始积极参加战地服务,名副其实地成为19路军中的一支战斗队。民反义勇军的救护队和担架队经常出入火线抢救伤员;还深入战区,帮助士兵抢筑防御工事;冒着枪林弹雨运输军需物资和抢救伤员。一次,在前线急需做沙包时,民反义勇军一天之内运来成千上万只麻袋。在战士最需要食品时,民反义勇军送来了青菜、食用油和粮食。在战斗间隙,民反义勇军宣传队举行军民联欢会,大唱抗日救亡歌曲,高呼“支援19路军抗日、工农兵联合起来”等口号。

民反义勇军还去前线慰问19路军,向官兵宣传抗日救国形势,代表全市人民向战斗在前线的勇士致敬,散发《反日民众》等宣传品,介绍上海各界人民以实际行动支援19路军抗战的动人情景。19路军军长蔡廷锴后来回忆说:“淞沪抗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在上海的地下组织,通过工会、学生会及其他群众组织,展开了对19路军的热烈支前工作。他们发动各界人民组织义勇军、敢死队、情报队、救护队、担架队、通信队、运输队等等。有的在前线配合作战,有的担任后方勤务的任务,对作战、供应各方面,起了积极有效的作用。”

上海市民联合会的义勇军在抗战爆发后,立刻派代表赴19路军军部请战。2月1日,上海市民义勇军成立第一大队,由王屏南任大队长。经过一段时间的集训,即奉调开往宝山与19路军18名战士共守县城东门外海滩。3月1日,7艘敌舰留在宝山江面,十余艘小火轮、百余只小木船渐渐靠近岸边,24架敌机齐向宝山县城轰炸。强敌压境下,上海市民义勇军毫无惧色、坚守阵地。当敌军向岸上冲锋进入有效射程内,上海市民义勇军就用排枪和手榴弹杀敌。其中,第一连连长李楷枪法神奇,专打小轮船司机,一枪一个、百发百中,打得敌船东倒西歪、阵势大乱。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敌人始终没能上岸,最后不得不掉转船头退去。就这样,上海市民义勇军打退了正规敌军海陆空的联合进攻,创造了一个奇迹。

复旦大学青年义勇军从一·二八淞沪抗战一打响,就开赴前线。鉴于学生的特点,156旅旅部将他们组成战地服务队。他们刷标语、出简报、做演讲,对前来支援的市民和支援的物品进行编号,维持战地交通与秩序,后又担负保卫指挥部的任务,还根据举报对敌探嫌疑对象进行审查等。他们的爱国热情,极大地感动了部队官兵。

民众义勇军参战是一·二八淞沪抗战的一大特色。在中国共产党及爱国党派和社会团体的组织领导下,上海各界和外地包括华侨在内的几十支义勇军队伍,纷纷来到淞沪前线,与将士箪食壶浆、生死与共。他们百折不挠、前赴后继、置生死于度外,凸显了为民族自卫而献身的爱国主义情操。

由于敌强我弱悬殊的战争态势,以及国际社会的调停和国民政府的妥协,一·二八淞沪抗战最终以《中日上海停战及日方撤军协定》而告终。但是,中国军队不畏强暴,以血肉之躯与敌拼搏,有力地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催促了中华民族的觉醒。而中国共产党人竭力支持和援助军队抗日,身体力行投入御敌第一线,以自己的政治主张、坚定意志和模范行动,在淞沪战场上积极开展军民联合抗敌,为民族自卫战争开辟了一条胜利之路。

 (作者为上海抗战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研究会会长、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授)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