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老梁最近火了,不过却是一股“邪火”

2017新年伊始,网络疯传一个某电视节目的片段,号称知名电视评论人的梁某,信口雌黄,他在节目中讽刺雷锋、暗嘲焦裕禄、抵毁志愿军英雄、美化美国士兵.....并在节目中振振有词:“历史有时候很难经得起推敲,而有些英雄典型的形象不见得是人们心中所想的.....”

这位梁某网上号称老梁,此前也算小有名气。不过,这次一不小心,或是别有用心地把内心的秘密说出来后,不但引起社会各界爱国人士的强烈愤慨,众网友也一片哗然:老梁,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

2

梁宏达 何许人也?

梁宏达,人称“老梁”,中国大陆电视时事和媒体双栖评论员。在微博上,梁宏达是这样介绍自己的:大唐雷音寺首席裁音师、知名时评人。1992年,老梁在某大学新闻专业毕业后做记者。1998年南下北京,担任一众体育类杂志主编、策划。2005年步入主持人行列。2013年,主持浙江卫视《老梁刨楚汉》。

污蔑雷锋,我们不答应!

在节目中,梁宏达说:“出于政治部门的宣传,出于一厢情愿的美化,或者出于某种动机的炒作,容易把一个人弄得很完美。就说这人好事都是他的,他什么地方都是完美的没有缺点。”随后他就把矛头指向了雷锋同志。

他说“雷锋是个挺冲动的人,好自我表现,说不好听点就是愿意显摆,雷锋写日记就是一种自我表现的冲动,所以他后来会配合记者的摆拍,雷锋是个自我表现欲很强的人……”

4

他们为什么抹黑雷锋

李庚辰(中国文艺家联合会副主席、著名杂文家、评论家、《雷锋》杂志智库专家)

雷锋是中国好人的代表,是广大群众学习的榜样,是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标杆。雷锋是真实的、具体的、人人可学的新时代英雄。然而,对于这位影响了几代中国人的先进典型,一段时间里居然有人发难,对其真实性提出“质疑”,更有甚者,竟然无中生有,造谣污蔑,极力抹黑以至丑化雷锋形象。他们是些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抹黑雷锋?

一是妄图对中国“西化”、“分化”,阴谋对我“和平演变”的西方敌对势力。早在上世纪50年代,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杜勒斯就在国际关系论证会上明确提出了瓦解苏联的目的、任务、方法和手段。声称:“只要把(他们的)脑子弄乱,我们就能不知不觉地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并迫使他们相信一种经过偷换的价值观念”。一段时间里网络泛滥的抹黑雷锋的网文,几乎都是在这个大的战略背景下,一些海外敌对势力网站雇佣水军散播的。这些敌对外网为了兜售奸谋,甚至公然向其遥相呼应的喽啰“网授机宜”,要他们将其过分露骨的反华网文样本稍加删节,以免被政府抓住罪证,其祸我之心昭然若揭。

二是某些抱持根深蒂固意识形态偏见的西方媒体。他们站在西方价值本位立场上,将雷锋现象、雷锋精神置于西方观念的是非评判模型中,凡是符合西方价值需求的行为和现象便认为是好的,否则就斥为虚假的、人造的。他们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看雷锋,以怀疑和敌视的惯性,排斥和批判的积习,否定中国意识形态,贬损中国英雄模范,在对待雷锋问题上,更将这一习性发挥到了极致。

三是拾人牙慧,甘当西方敌对势力应声虫、“颜色革命”马前卒的人。此类人虽然不多,却影响很坏。他们自以为才高八斗,力能柱天,其实,他们既不了解历史,也不熟谙现实,既不识大局,也不顾大体,又无社会责任感,貌似特立独行,实缺独立思考,唯以西方马首是瞻。他们出于极其狭隘的一己私利或偏见成见,效颦西方敌对势力的反华腔调,鹦鹉学舌,以非为是,指是为非;有的复制网上谣言谬论,经过“合理想象”,添油加醋,拿来混淆视听,扰乱人心。

老梁神采飞扬地说:“假如我们今天把历史重新再掰开,你看这里面好多事你都无法接受,比如我再举个例子,抗美援朝中的‘向我开炮’把很多人感动的热泪盈眶,那么真实的情况是怎样呢……”

他竟然拿中国军队在抗美援朝中“向我开炮”的英雄作为负面事例,通过讲述一个美国人对上甘岭战役的回忆,鼓吹他的“反完美论”的幌子。

诋毁“向我开炮”是无知的“放炮”

楼雪(军事评论员)

看过电影《英雄儿女》的人,大都难以忘记英雄王成牺牲时的那一幕——当敌人将他团团包围时,他喊出了最后一句话:“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向我开炮!!”几十年过去了,王成已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化身,他的英雄壮举和精神激励着一代代中华儿女。可是,有个叫梁宏达的电视人,最近把“嘴炮”对准英雄,而不是敌人,还说什么违反《日内瓦公约》。真的是这样吗?且让我们了解一下历史的真相。

电影中的王成是一个艺术创作中的形象,此类英雄壮举在志愿军的历史上并不鲜见。最直接的英雄原型是于树昌烈士。

梁宏达为何说王成违反战场规则,甚至扯到《日内瓦公约》呢?原来,一位叫奥卡拉汉的美国人,他只有一条腿,就是朝鲜战争中致残的。当时,他和100多名美国士兵攻上了志愿军的阵地。发现年轻的于树昌还活着,也没有武器。他们于是就打算俘虏这名中国士兵,走到跟前时,却发现于树昌对着步话机在喊叫什么。过一会儿,炮弹铺天盖地打了过来。只有3名美国士兵活了下来,奥卡拉汉就是其中的一位。那以后,奥卡拉汉从心底里面憎恨志愿军。不过,若干年后,他看了《英雄儿女》,改变了自己的看法:“这只是双方的价值观不同。”奥卡拉汉一家都成了促进中美友好的积极人士。

王成之类的英雄儿女,真的是违反《日内瓦公约》了吗?梁宏达故作高深的论调能站住脚吗?《日内瓦公约》是国际主义人道法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约束战争和冲突状态下敌对双方行为规则的权威法律文件。我国于1956年加入此公约。请注意时间,梁宏达连一个起码的常识都没搞明白,就言之凿凿地说我国政府签字了、英雄违规了。这真有点让人哭笑不得。

再说,公然违反《日内瓦公约》的是美军,他们对中朝实施化学战、细菌战,惨无人道地杀害和虐待战俘。对此,历史早有结论。居里夫人的女婿、诺贝尔奖获得者、世界和平理事会主席约里奥.居里曾经愤然声明:“美国军用飞机在朝鲜前线和后方散布鼠疫、霍乱、伤寒以及其他可怕传染病的细菌。这种骇人听闻的行动——头脑清醒的人从来不会想到的行动——居然发生了。”1952年3月3日至19日,由国际知名的法学家组成的“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调查团”,前往朝鲜和中国东北地区进行现场调查。同年,6月23日至8月6日,由瑞典、法国、英国、意大利、苏联等国的科学家组成“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由剑桥大学教授李约瑟先生率领,赴朝鲜和我国东北地区进行实地调查。他们在调查报告得出结论:“朝鲜及中国东北的人民,确已成为细菌武器的攻击目标;美国军队以许多不同的方法使用了这些细菌武器,其中有一些方法,看起来是把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进行细菌战所使用的方法加以发展而成的。”

理解需要境界,也需要良知。中国人民志愿军保家卫国,在朝鲜战场上牺牲19万人。仅一个上甘岭战役,就有7100余人死于美国侵略者的枪炮下,梁宏达对这些民族英雄在话里语间既无敬畏感又无起码的同情心,反而对炸残了一条腿的美国兵透出怜悯之情,真是令人作呕。我们个别公众人物,要么以学术研究的名义,要么以思想独立的姿态,今天抹黑这个英雄,明天嘲讽那个领袖,摆出一副真理在握、真相独知的神气样子。这样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固然能博得一时的关注,但除了混淆视听、以讹传讹外,能起到什么正面作用?一旦撕破他那点可怜的包装,只不过又多了一个小丑而已。

5

老梁在视频中摇头晃脑又一本正经地说:“焦裕禄在兰考期间推广栽种泡桐树,防治水土流失,但事实证明是没有用的。焦裕禄死后,一位新的县领导用更科学的办法,真正帮助兰考解决了水土流失问题,但这位领导因为出现了生活作风问题,而不能被宣传。”

兰考人民三问梁宏达

魏连军(中国国防报特约记者)

作为炙手可热的“公众达人”,在中国人精神高地和舆论阵地上,假如成不了润泽家国的“栋梁大V”,最起码,不能沦落为面目狰狞的“跳梁小丑”。

闲言碎语不要讲,只想问你3句话——

1、证据何在?

你这一言之凿凿的论断证据出自哪里?是历史资料中记载的?自己调查得来的?还是委托别人考证的?你去过兰考吗?你见过那里的泡桐树长啥样吗?你说“兰考县一位新的县领导用更科学的办法,真正帮助兰考解决了水土流失问题”。请问:它究竟是什么“科学的办法”呢?

2、良知何在?

焦裕禄书记彪炳丹青,德配天地,是看得见的哲理、摸得着的标杆。这是被历史铭记、实践检验、群众公认的。在公众为阵阵抹黑英模、丑化先烈的妖风痛心疾首,为股股颠倒是非、歪曲事实的浊流坐卧不安的今天;在当下呼唤尊重历史、敬仰英模的心声日益高涨的今天,你为博得大众眼球、提高知名度,逆流而上,背道而行,大放厥词的良知何在?

3、居心何在?

兰考是焦裕禄精神的发源地,是习总书记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联系点,焦裕禄是习总书记一直崇尚的时代楷模、号召全党学习的先进典范。近年来,习总书记先后3次到兰考县视察调研,提出“焦裕禄精神和井冈山精神、延安精神一样,体现了共产党人精神和党的宗旨,要大力弘扬。”如果你是党员,党性何在?如果不是党员,作为拥有海量粉丝和重要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居心何在?

6

图为:2014年3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参观焦裕禄同志纪念馆

需要说明的是,你在视频中提到的“焦裕禄在兰考期间推广栽种泡桐树,防治水土流失,但事实证明是没有用的。”这种论调,我在系列报道中,有很多篇幅、很多见闻、很多当年亲历者,可以驳倒你几十回!不一一赘述,就用原滋原味的一篇采访见报稿以正视听:

50年前,东坝头乡东部的张庄村是兰考县里84个风沙口中最大一处。昔日黄沙飞舞、遮天蔽日的不毛之地,如今披绿染翠,成为“天然氧吧”和“绿色银行”。75岁的老党员、该乡敬老院副院长雷中江曾多次与焦书记一起在此治沙造林。今年3月17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与该村多名干部群众交流座谈,雷中江第一个发言,还向习总书记提出3点建议。

雷中江深情追忆:1962年,焦书记为亲手掂一掂“三害”的分量,用脚丈量兰考一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摸清了全县的沙丘群和风口。他抓一把碱土放在嘴里边尝边念叨:咸的是盐,凉的是硝,治理它们各有各的招。

焦书记征求治理风沙意见时,一位从林业大学毕业的同志说:“国外有一种沥青固沙法,每亩沙丘用30公斤沥青加95%的水拌成乳剂,向沙丘喷洒就能封住沙丘!”

焦书记听后哈哈大笑:“这个办法只适合外国人,不适合兰考,咱不能照抄照搬。服务群众的办法,还得从群众中找!”

雷中江说,那年,村里魏铎彬的老母亲去世了,头一天刚堆起来的坟头,一夜工夫就被风沙刮没了。无奈,他想了个办法,把黄河淤泥挖上来盖到坟上,狂风再也吹不动了。

焦书记听说这个事后,感到这个办法好,就带领群众翻淤压沙,形象地称作“贴膏药”;又在封闭沙丘上种上树,称为“扎针”,最后从实践中又总结出“造林固沙、百年大计;育草封沙、当年见效;翻淤压沙、立竿见影”三条治沙经验,并召开了治沙现场会向全县推广。(刊于《解放军报》2014年3月21日)这个版面上,还配发了著名“雷锋人”、陶克的评论《人们为什么念念不忘焦裕禄》。

有人说,你之所以成为“网红”,是因观点独到、语言犀利,富有个性魅力,能在一些事件上去伪存真。在当前价值观多元的时代,相对宽松的舆论环境,我们欣赏那些以客观、真实、理性为前提的独立思想和独到见解。但是,见解独到一旦成为迷魂毒药,就会被时代摒弃、被群众痛斥,甚至被法律严惩!

事实证明,凡是拉着卑鄙的弓、沾满恶毒的箭,射向英雄、英烈、英模的人,要么灵魂上有沉疴,要么心理上有重病。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