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微语

后沙月光本尊:英国朋友谈王毅怒驳加拿大女记者

@后沙月光本尊:发布了头条文章:《英国朋友谈王毅怒驳加拿大女记者》

微博截图:

4JPH%}6M$X8Z$G_05_)1L}Y

网友评论:

@北青---五十年看百年:水军陆战队园:说得好!一群野蛮的侵略者的后裔,哪来的那么多优越感!

@上饶郑乐武:王毅外长打了公知们的主子的脸,这很不“文明”。贺卫方如果不叫两声,那就不是美狗西奴了!!

@鲁胡言:一个眼中的弱者突然跟你强硬,的确很难接受,不光你很难接受,连你豢养的狗狗也很难接受,听,@贺卫方 在那儿叫呢!

@侯oolongwine:想看看闾丘露薇 龙应台这帮奴才会怎么说。

@李Sir在静修:中国人的崇尚礼尚往来,西方人不适应而已,某些国人也不适应。

原文:

晚饭后,我同福尔摩斯两人对坐在贝克街他寓所的壁炉前。

他手里把玩着一个纯金鼻烟壶,壶盖的中心嵌上了一颗紫色水晶。它的光彩夺目同他的简单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华生,这只是我珍宝中的一小部分。”福尔摩斯随手将鼻烟壶递给了我。

目瞪口呆的我,小心翼翼伸手去接了过来。“天哪!福尔摩斯,你不是抢的吧?”

“军火丑闻解决之后,雷黑姆伯爵给我的酬劳。”福尔摩斯淡淡说道。

“看起来像中国人的古董。”我将它放在了鼻尖下。

“伯爵的父亲曾经在中国掠夺过不少奇珍异宝。”

“福尔摩斯我必须纠正你一下的用词,那叫收藏。”

“华生,你对中国怎么看?”

“世界的威胁,贪婪的暴发户,没有自由和人权的民众。”

福尔摩斯冷笑了一声,“你认为女王臣民们很自由?美国很有人权?”

我敏锐的避开直接回答,“你是想说中国外长前两天对记者的粗暴训斥?”

“华生,你很机智,同样,我也需要纠正一下你的用词,那叫真诚回应。”

“一名外交高官不应如此激烈的对待记者。”我提高声音。

“记者在挑衅,她脱离了工作范围。”

“言论自由,福尔摩斯,言论自由是无价值的,记者应当被善待。”

“不,华生,外长的反应令西方媒体突然不适应,他们习惯了中国人的容忍。”

“福尔摩斯,你们这些侦探不懂得尊重记者。”我愤愤道。

“2014年,中国记者李学江先生想向加拿大总理提问时,你猜发生了什么?”

呃,我隐隐觉得这是个套圈,“可能是中国记者冒犯了哈珀总理。”我谨慎的答道。

“华生,可怜的李记者,连提问的机会也没有,因为他被强行取消了发问机会。”

“福尔摩斯,他应当有不合适的问题,所以被制止了。”

“你刚才提到的尊重记者呢?言论自由呢?亲爱的华生?”他爆发出一阵大笑。

“但哈珀总理会礼貌的对待他,而不是训斥。”我心虚的喝了口茶。

“当然,优雅的哈珀先生,只是让皇家骑警将李先生拖出了会场。”说着福尔摩斯轻轻将一张照片放在桌子上。

c05fc954e33064ffef8bf9107332cd2c

“福尔摩斯,这鼻烟壶至少值百万英镑。”看完照片,我觉得话题应当换一个。

“华生,如果是美国国务卿像王外长一样强硬回答记者,怎么评价?”

我不得不继续这个话题,“说实话,包括一些中国人在内,都会夸国务卿义正严辞,大国风范,强大的国家是人民最坚强后盾。”

“如果国务卿回避问题呢?”福尔摩斯追问道。

“说明美国人有风度有修养,尊重记者。”

“中国外长回避问题呢?”

“嗯,软蛋,不举,怂货,心虚者,可悲的国家。”我条件反射般的答道。

“从一个医生的角度看,华生,你觉得这种思维的人在哪里最多?”

“伦敦皇家精神病医院精神分裂重症监护室。”

“需要我帮你挂号吗?”福尔摩斯笑道。

“王毅先生治好了不少人的病。”我帮他倒了杯水。

“华生,也可以说,他刺激了很多人犯病,加拿大官方在抗议。”

“福尔摩斯,是西方人的优越感受到了挫折吗?”

“我们是掠夺者,怜悯者,施舍者,俯视者,一向如此。更可怕的是,我们已经习惯了巡航导弹杀死成千上万的无辜者,却觉得像是踩死了蚂蚁而已。而中国人在海外还没有一个军事基地。”

“所以我们还没学会与一个强大的中国相处?”

“华生,别忘了加拿大也曾是我们大英帝国可怜的殖民地。”

“他们用歧视别人来证明自已属于西方世界?”

“希望这记耳光,能让有的人清醒一些。”

“一个眼中的弱者突然跟你强硬,的确很难接受。”我感叹道。

福尔摩斯起身看了一下怀表,“华生,鼻烟壶是送给你的。我想大波波娃生日那天将会有一份令她尖叫的礼物。”

“这,这,这多不好意思。”我暗暗攥紧了鼻烟壶。

“拿着吧,亲爱的华生,当年雷黑姆爵爷抢中国人东西时可没你这么客气。”

原文链接:http://weibo.com/2624755655/Dz28Tt6Ty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