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微语

竹林三娴:​致某个诬本人为”极左脑残“的”义勇军“

@竹林三娴:今天有人私信我,说在一个义勇军的群里,有个家伙骂我为”极左脑残“。首先,这个骂我的混蛋,至少在这一点上,跟公知汉奸达成了高度的一致性:大凡公知汉奸,惯用的一套,就将疾恶如仇,洁身自好,富有正... 

微博截图:

[V1X){[~]PVP16UR%(ECI67

网友评论:

@爱国原来是门生意哎:你这还算好了,俺明明讽刺五花肉假基督正欢乐着,一“便衣义勇军”看俺这名不爽,又见贴文反转基因,于是拐着弯骂俺公吱。后又来一便衣,直接喷俺是五花肉的“恩客” 这智慧,这逻辑,这精神!公吱也及不上哎,真是侮辱“义勇军”这称号鸟~

@新上甘岭志愿军-少年:身正不怕影子歪。

@短剑-鱼肠:方向一致,理念差异,可以坦诚讨论,给人扣帽子,还是背后就不磊落了。出于此,支持博主一个。也诚心奉劝同路者,道路崎岖难行,一路上聊天讨论可以缓解劳累,但三二人小声低语,骂人,使坏。是到不了目的地的。

Z)DMR)ZYJMV39IIQN8~]}0N

[9DDKKHH3T~1UN803KITD`O

 原文:

今天有人私信我,说在一个义勇军的群里,有个家伙骂我为”极左脑残“。首先,这个骂我的混蛋,至少在这一点上,跟公知汉奸达成了高度的一致性:大凡公知汉奸,惯用的一套,就将疾恶如仇,洁身自好,富有正义感的爱国网民辱为”极左脑残“。其次,骂我为”极左脑残“的者,至少是个趋炎附势的卑劣小人。本人之前也加入过义勇军,也当过便衣义勇军,也一直遵守义勇军的相关规定:“拥毛,尊邓,挺习。”后来发现“尊邓”这一条,不太容易做到。既然遵守不了义勇军的规则,也不就会破坏这个团队了。当然,本人对义勇军还是心存敬意的,本人与不少义勇军都是关系不错的朋友。因为义勇军都是利用业余时间无偿地耗费大量心血,捍卫民族尊严和国家利益,保卫网络上甘岭。“拥毛,尊邓,挺习”的铁律,也合情合理。只不过,这个铁律对习惯于直言不讳的本人来说,算是一大不太容易遵守的约束。

本人以为,党和政府,并未因为毛泽东是一代伟人和中华民族第一民族英雄,并未因为毛泽东伟大非凡,就充分肯定他的错误,而是三七开。不是一直都在批判毛泽东的错误路线啥的。那么,作为不如毛泽东伟大的邓小平,当然不可能是百分百完美无缺的圣人。人非圣贤,谁能无过?难道邓小平是伟人,有过错就不能批评,甚至是批判吗?讲求实事求是和批评与自我批评,正是共产党的先进性的一大体现呢!领袖人物,又非封建时代的帝王,难道不能批评么?就算是封建帝王,也有胸怀宽广,接受直谏的唐太宗呢!真正的共产党最讲实事求是,对事不对人。能够批评毛泽东,未必不就不能批评邓小平?又不是老虎屁股,摸不得,碰不得。就算批评错了,也可以改正。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所以习总书记提出:“对网上那些出于善意的批评……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我们不仅要欢迎,而且要认真研究和吸取”,“网民……不能要求他们对手问题都看的那么准、说的那么对,要多一些包容和耐心,对建设性意见要及时吸纳,对困难要及时帮助,对不了解情况的要及时宣介,对模糊认识要及时廓清,对怨气怨言要及时纾解,对错误看法要即使引导”。

何为极左?何为脑残?何为义勇军?真正的义勇军,至少得有一身正气,不畏强权,疾恶如仇——对一切丑恶,视如仇敌,而不是以丑恶现象,有选择性地疾恶如仇。何为义和勇?至少义气和富有正义感,至少勇敢无畏,不畏强暴。这跟讲斗争策略是两码事!见到有权有势的人物就巴结讨好,不管其人多么渣,非但不敢有丝毫的得罪,还要肉麻吹捧,无限拔高到无以复加,这能叫义勇军吗?这等假冒伪劣的义勇军,简直就是对至高无上的义勇军这个称号的亵渎!实了明哲保身、趋炎附势,有选择性地打公知汉奸,是在拿当义勇军作为攀附权贵的手段罢了,与爱国无关!

当然,人各有志,存在即合带电。有人选择了苟且偷生,把上网打公知,视作一种休闲,或是当成傍上名人,攀附权贵的桥梁,就这档次,个人品质也就那样,没必要苛求这号人。就象不苛求老鼠不要偷偷摸摸一样。但你恶毒攻击疾恶如仇、不畏强权的正义之士,甚至还辩称为出自善意的提醒,恶不恶心人啊?错把恶心当善心,要不要脸啊?这等货色也配当“义勇军”?

原文链接:http://weibo.com/5423346799/DsCRK9kVG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